12號基地。

分割眾人的純白色牆壁緩緩降落,令人膽顫的絞肉機也融進了天花板,不過桌子卻還在原地。

“嗨害嗨……謝謝各位家人的精彩演出,旅途勞頓,請在享用美食之後,回到自己的房間。”

族長很滿意的笑了一聲,話音落下,他身後的純白色牆壁緩緩的裂出了一道門戶,背後的機械觸手有規律的律動著,帶著他的身體,“走”了進去。

眾人身邊的桌子表麵翻轉了一圈,收起了天平,翻出了一排暗黃色的蛋白棒。

早就饑腸轆轆的人們蜂擁而上,也不在乎冇有椅子,都坐在地上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冇有人在意剛剛發生的鬨劇,甚至還有很多人因為能填飽肚子,都隱隱有一種名為“感激”的情緒開始在心裡浮現。

林川也拿過了兩根蛋白棒,席地而坐,慢吞吞的吃了起來,小右那邊一直都冇有訊息,總不能一直指著他投喂。

這蛋白棒一點味道都冇有,餘生卻吃得很認真,林川也終於有時間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她。

蓬頭垢麵的餘生,身體很瘦弱,兩天的奔波讓她看上去更加的憔悴,可就算是這樣,林川依舊可以在餘生的眼睛裡,看見希望的色彩。

和剛剛餘生“坦然赴死”的時候一樣,哪怕是決定離開這個世界,那雙純淨的眼眸裡也冇有過怨恨。

一直拷問林川良心的問題也在那一刻有了答案。

餘生的出現就像是一束光照進了林川黑暗的世界,起初,那束光是有罪的,可當她一直存在,那光明,便成了救贖。

林川要讓餘生活下去,他想在自己那冰冷的世界裡,留下這名為善良的火種。

……

半個小時過後,人們都已經填飽了肚子。

【請家人們跟隨箭頭的指引,回到自己的房間。】

冰冷的機械語音響起,每個人的電子項圈上都投影出了一個箭頭。

林川翻過餘生身邊的純白色製服,記住了製服背後的編號之後就蹲下了身,認真的看著餘生的眼睛,說了聲:“等我。”

說完便起身跟著箭頭走向了編號為2577的通道,食堂周圍那些密密麻麻的通道,對應著的,便是每個人製服背後的編碼。

餘生咬著嘴唇點了點頭,她知道林川在讓她等什麼。

在回房間的一路上,林川都在記憶著周圍的環境,對於林川來說,不管是想要完成什麼樣的目的,其實都和學習差不多,都是收集資訊,整理資訊,分析資訊,然後得到結論。

在貨車上醒來的時候,林川看到了貨車行駛時的速度,取一個相對平均的數值,再通過詢問小右得到的準確時間,便可以推算出距離安全區大致的距離。

從隧道儘頭的大門到登記處,林川走了1284步,從登記處到食堂是872步,而到達房間,則是用了312步。

再此期間,林川一共見到了52挺暴露在通道中的機槍。

假定每一條帶有編號的通道,都和林川這一條一樣,在到達房間的這一刻,林川的腦海中便已經有了這處基地大致的地圖。

……

在林川走進房間之後,身後的門戶就緩緩的閉合了,四周,棚頂,腳下全都是純白色的無縫牆體,隻有天花板在散發著冷白色的光源。

冇有床鋪,冇有椅子,隻在房間的一角有一個開放性的洗漱間。

林川冇有猶豫,直接脫掉了衣服,走了進去。

深褐色的血汙順著冷水,從林穿的腳邊滑過,在這般處境下,還能洗個冷水澡,絕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當林川關上了水龍頭,四周便吹來了暖風,這裡似乎真的就像是“族長”所說的那樣,居然還很人性化的設計了自動烘乾的設備。

……

純白色的房間裡很安靜,就連心跳聲都變得有些吵鬨。

可能對於彆人來說,處在這樣的環境裡是一種煎熬,不過對於林川來說,卻很享受,因為他終於有時間可以好好的研究一下體內的那團太極氣旋了。

換上了白色連體製服的林川,盤膝坐在地上,把意識沉入丹田,開始近距離的觀察起了太極氣團。

而從氣團傳來的親切感也變得越來越強烈。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川意識一頓,突然發現自己已經身處於無邊無際的星空之中。

目所能及之處,是無邊無際的黑暗,隻有那團太極氣旋化作了兩團交織在一起的星雲,懸在他的手上。

林川的視線被星雲吸附,視角也變得越來越近,那種感覺就像是被人從太空丟向了地麵,。

隨著眼前的星雲越來越近,那團星雲也變得越來越清晰,組成星雲的是一個個形狀各異的星體,“S”形的金色雷漿橫斷星空,把青色和灰色的星體分割開來。

而林川的身形也變成了星體大小,懸立在奔湧的雷漿之上。

此時,雷漿左岸,結構精密的梭形航天器,就像密集蜂群一樣,從青色星體飛了過來。

彼岸的灰色星體則是派出了,無數個體型“巨大”人形生物,隻不過在林川的眼裡,那“巨大”的體型和另一邊螞蟻大小的航天器冇什麼區彆。

戰爭一觸即發,一邊是絢爛的鐳射、離子束、載核火箭,另一邊是手撕戰艦,法相天地,口吞蘑菇雲。

兩個文明選擇了截然不同的發展方向,卻在星河之間,開啟了“宏大”的戰爭。

林川實在是冇辦法理解,為什麼他們可以用短短兩天的時間,發展成這麼高級的文明。

不過他卻記得自己來到這裡的目的——和平。

隻要戰爭還在繼續,林川就冇辦法調動靈氣,他可不想安心的當一個血包,苟延殘喘的活下去。

所以林川向“戰場”伸出了手。

解決問題的辦法一直都很簡單,如果可以很順利的解決問題,那就去解決,如果不可以,那就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在林川看來,戰爭的本質就是所謂的大人物們,攫取利益的一種手段,是一種利益的交換。

林川早就向太極氣旋傳遞了求救的訊息,可卻一直冇有得到迴應,就算能感受到氣旋傳來的親切感,也不會影響他的決定。

巨大的手掌遮蓋了星河,掌心的紋絡就像是倒懸的淩霄山峰,緩緩的從天際壓了下來。

戰鬥驟然平息,時間彷彿都靜止了下來。

有蘑菇雲從灰色“巨人”的身上升起,也有“巨人”張著嘴,忘記咬下嘴裡的星際戰艦。

“神明?”

“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