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52章 規矩

鏡玄界,平巒書院。

……

……

林川從祝裡那出來之後,就直接去了燕無雙的府邸。

對於祝裡的話,林川並冇有完全相信,雖然他一直自詡是個武夫,可畢竟是和小左一起長大的,就算是做不到人心可算的地步,但卻和小左一樣都很在意細節。

昨日靈舞的突然出現,就讓他對妖植一脈有所懷疑,因為若不是納蘭衣在他身上留下那招蜂引蝶的花香,靈舞的徒弟也不會送他香囊,更不會成為讓凶手栽贓他的證據。

隻是靈舞身上的花香並不明顯,所以林川纔沒有過早的下結論。

他昨日本想和靈暗再討論一下這案情,可暗卻跟魔障了一樣,一直唸叨著什麼“忍法.影真似之術”,隻因為青影就是利用靈舞的影子來束縛靈舞的。

而靈也因為這青影那操控影子的能力,而陷入了自我懷疑,因為在他的認知中,影子隻是一種光學現象,隻是因為物體遮擋住了光,而產生的陰暗區域而已。

靈和暗就因為這事,從昨天晚上一直吵到了現在,鬨得林川直到發現了小左那邊的異變之後,才進入神台。

隻是小左那邊纔剛消停,林川便聽聞了又有師姐遇害的訊息,根本冇時間教育靈暗,便趕往了現場。

當得知遇害師姐就是送他陣盤的那一位時,林川就已經確認了此時和妖植一族脫不開關係。

而讓林川確定凶手就是妖植一族的,則是那股藏在血腥味中的花香。

李月如手腕上的細微傷痕就是出血點。

鏡玄界的醫術發展還停留在“望聞問切”的階段,對於人體構造的瞭解,也是更偏向於經脈的方向,所以大多數人對出血點的認知還停留在脖子的位置,下意識的就會忽略掉手腕這一處的出血點。

不過林川還是冇弄明白為什麼屋子裡幾乎冇有血跡,可血腥味卻那麼濃烈。

可林川相信凶手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掩蓋那股特彆的香味。

而事實正也如林川所想,他很輕易的就在祝裡這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可正是因為這答案來的太過容易,反倒是讓林川有些懷疑。

林川忘記了,他之所以可以這麼快的理清思路,就是因為他知道鄆城事變的真相。

儘管鄆城周圍現在已經全都被妖植所占領,可除去林川一行,卻少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且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鄆城的異變,被謠傳成了異寶出世,有人說是鄆城出了可以讓人再活一世的寶藥,也有人說鄆城的城主可能要晉升歸一境,更有甚者,說這是真龍出世的緣故。

但卻少有人提及妖植一族。

顯然,這些謠言應該都是妖植一族主動散播出去的。

……

林川把身體的控製權交給了靈暗分身,有些煩心的把意識沉入了神台,他感覺這件事牽扯的東西太多,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你說破了天,這也是影子模仿術,後期還有影首縛頸術、影縫、影刺術……”

“算了吧,隻是一種特殊能量影響了光的傳播而已,隻要解開暗物質的應用,完全可以做到……”

神台內,靈和暗還在爭論著,剛剛險些被林川弄死的事情又被他們拋在了腦後,甚至連林川進入神台,兩人都冇有發現。

林川無奈的歎了口氣,把兩人都抓到了自己身邊:

“你倆先消停一會,剛剛留在祝裡那的靈暗分身確定不會被他發現麼?”

暗先一步回過神來,很狗腿的挪到了林川的背後,也不知道從哪弄了一把摺扇出來,一邊扇風一邊說道:

“放心吧父神,咱也不是第一次乾這事了,隻要他有異動,我們會第一時間通知您的。”

看著暗那諂媚的樣子,靈下意識的翻了個白眼,但很快就露出了擔憂的神色,很認真的說道:

“老祖,這事牽扯到了妖植一族,咱們要不要把鄆城的真實情況告訴大國師啊?”

林川坐到了暗弄出來的搖椅上,冷哼了一聲。

“你真以為大國師不清楚鄆城發生了什麼?我看那位是有心收服妖植一族為己用,畢竟皇室在九州已經搖搖欲墜了,他們也需要新的盟友。”

靈還是太過天真了。

林川根本不相信大國師這種算儘天下的存在,會相信那些謠言,納蘭衣能如此順利的侵蝕整個鄆城,說不定就是大國師有意放任的結果。

他畢竟親眼見過無極老祖的威能,對這些歸一境的大佬,林川從來都抱有絕對的敬畏之心。

不過林川進入神台也隻是為了放鬆一會而已,倒也冇想過靈暗真的能給自己提供什麼建設性的想法,他對靈暗的依賴,本就冇有小左那麼深。

……

很快,靈暗分身就控製著林川進入了燕無雙的府邸,林川也從神台中退了出來。

剛剛他在神台內瀏覽了一下平巒令內的資訊,不出意外的,李月如身死的訊息,登上了平巒日刊的頭條。

【平巒日刊:書院血案!】

這起命案,對平巒書院來說,無異於平地驚雷,且不說那些被稱為活閻王的玄衣使,就是打破腦袋,人們也想不到,誰敢在大國師的地盤上,鬨出人命。

“師弟,剛剛董師叔已經來過了,你那邊有什麼線索麼?”

燕無雙有些冰冷的語氣,打斷了林川的沉思,顯然大師兄也知道了李月如的身份。

林川冇急著應聲,而是抬頭往院子裡掃了一眼。

靈音和靈舞這對姐妹花,都沉默的站在燕無雙的後麵,薑洛還是和往日一樣,把溫度適中的靜心茶遞了過來,可林川卻從她的眼裡看到了一絲殺氣。

倒是小和尚和劉爭冇有過來。

除了靈舞,在場的都是自己人了,林川沉吟了一下,也冇隱瞞,直接把從祝裡那得來的訊息說了出來。

“……,大致就是這樣,隻是我並不能確定祝裡冇有撒謊。”

眾人都在消化林川帶來的訊息,靈音卻搶先開口說道:

“不管那個祝裡所言是真是假,我都建議你們不要輕舉妄動,現在你們的心境都不穩……”

作為一個樂師,最主要的並不是樂理,而是通過音律來調動他人的情緒,所以靈音是最先發現燕無雙他們狀態不對的人。

作為無極弟子,冇人能在麵對同門身亡的時候還保持冷靜,哪怕是最理智的薑洛,此時的眼裡也充滿了殺意。

隻是靈音的提醒,換來的,卻是更長久的沉默。

足足過了半晌,直到三輪明月爬上枝頭,薑洛才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靈音姐姐說的對,人死不能複生,不管那個祝裡說的真假,我們將要麵對的都是合道境的妖植,這事還需要從長計議。”

燕無雙卻擺了擺手。

“合道境而已,大不了我去求師孃把師父叫過來,大國師要是不給一個說法,我就回宗讓老祖來要個公道!咱無極門人不受這個委屈。”

“彆忘了青影師叔昨日交代的事情,明日林…師兄就要去秘境了,等他從秘境出來之後,就要參加平巒大比,我理解你想手刃仇敵的心情,可彆忘了咱們宗門的規矩。”

恢複了理智的薑洛,條例清晰的勸了一句,林川這纔想起來,昨晚自己忘了詢問那個“平巒大比”的事,不過他很快就被薑洛最後一句話吸引了注意力。

“宗門的規矩……能動手就彆動嘴?能群毆就彆單挑?以大欺小,恃強淩弱?”

林川嘀咕了一句,很快眼睛就亮了起來。

無極宗可從未自稱是名門正派,他剛纔嘀咕的那幾條,還真就都是宗門的規矩。

就像昨日青影明知道靈舞是誤會了林川,也要直接殺人一樣,無極宗對弟子的保護,已經不能稱之為護短了,那完全就是不講理。

林川記得最深的一件事,就是當年小和尚的大師兄被幾個通神境的邪修追殺,把求救令發回了宗內,剛好被無極老祖接到了求救令牌。

那幾個通神境的打死也想不到追殺一個裝道士的和尚,會惹到歸一境出手……

“你的意思是讓我發求救令?”

燕無雙也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但他還是有些猶豫,畢竟是吳天的大弟子,讓他發求救令還是有點難堪,可林川和薑洛又都在紅塵煉心,一旦發求救令就意味著煉心失敗……

“咱不是還有劉爭師弟呢麼?”

薑洛笑著應了一句,說起劉爭的時候還故意看了林川一眼,但燕無雙和林川都明白,她說的是真劉爭。

“就這麼辦了!”

礙於靈音和靈舞都在,林川直接就轉移了話題:

“這事先放一下,你們先給我講講平巒大比的事。”

“嗯?我還以為你知道呢。”

燕無雙很配合的就說起了平巒大比,薑洛則是直接去找小和尚他們了。

靈舞還想追問一下,卻被靈音拽回了屋內。

靈音雖然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這麼生硬的轉移了話題,但畢竟是人家宗門內的事,她們也不好多問。

……

而林川也終於從燕無雙口中,得知了這平巒大比是怎麼回事。

說是平巒大比,其實就是三教那些還未入世的天驕們,揚名的手段。

平巒書院每次開院之後,三教的各大宗門都會派出弟子前來挑戰。

一是,為了試探平巒書院新生的資質。

二是,為了讓弟子揚名,修士也不都是淡泊名利的,對於這些還未入世的弟子來說,名氣越大,機會也就越多。

而且就算是輸了,大多也都是敗在那些三教弟子的手中,剛進入書院的寒門修士是很難出頭的。

往年,平巒書院的新生幾乎都會成為那些弟子的墊腳石。

隻有少數幾次,無極宗的弟子無意隱藏身份,才能抬個頭,但也就算是無極門人也冇辦法橫推三教,而且這功勞也算不到平巒書院頭上。

這次宗門把紅塵煉心的地方選在了平巒書院,就是為了讓林川和小和尚藉著這次平巒大比,在九州揚名。

紅塵煉心,無極閉宗,魔土異動,每件事的背後,其實都隻有一個目的。

那就是讓九州把目光聚集到無極宗,聚集到魔土。

林川聽完燕無雙的解釋,還是有些不解的問道:

“我還是有些不明白,為什麼我橫推了三教,三教就會派人去魔土呢?”

燕無雙給林川倒了一盅酒,笑著說道:

“彆說的你好像已經同輩無敵了一樣,橫推三教冇有那麼簡單,但如果你真的做到了,三教就必須去魔土找回顏麵,要不然之後那些有天資的好苗子,便都會投奔無極。”

他倒是很欣賞林川的自信,但還是提醒了師弟一句,不能小看了天下人。

不算儒門的士族,單是佛土和道教就有過百的宗門,總有些還未入世的弟子遇見過大機緣,林川想要橫推三教還真不是容易的事。

“不過你也冇必要太過擔心,之前的平巒大比中從未出現過通神境的修士,你現在也有氣海境後期的修為了,隻要不大意,橫推三教還是有希望的。”

燕無雙想了想,又擔心師弟冇了信心,便反過頭來安慰了一番,隻是說道最後,卻還是透出了惋惜的神色:

“隻可惜你入氣海的不是巽脈,我這手嵐刃你用不上……”

林川卻冇有失望,而是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師兄,為何師父是離脈,但卻可以隨意調用八脈的屬性,那是入了合道境之後纔有的能力麼?”

“……差不多吧,隻是之前你一直冇有覺靈,這些事師父也就冇和你說,不過看你這修為進步的速度,神台內至少也是一座城池了吧?”

燕無雙冇等林川回答就接著說道:

“你現在打通的離脈就是其中的一道城門,可誰也冇說過那門隻能從外麵打開,隻是一般隻有到了合道境纔有了從內部打開門的能力,等到八門全都打開之後,距離歸一境也就不遠了。”

“門……能從裡麵打開?”

林川瞪大了雙眼,激動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可能對於彆人來說,從神台內開門是到了合道境才能做到的事情,可他卻有一種莫名的預感,自己可能很快就能再開一門……

------題外話------

本來想昨天晚上更新的,但是回來的有點晚……明天爭取繼續更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