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50章 懸案

鏡玄界,平巒書院。

……

……

“哈哈哈哈!劉爭你這鼠輩!敢做不敢當,動了小的,惹來老的,你們無極和三教還有什麼區彆!”

靈舞的相貌和靈音有八分的相似,可卻比靈音多了一份嬌媚,若是把這兩姐妹比作那嬌豔的玫瑰,那靈音就是帶著一絲哀怨的白薔薇,而靈舞則是那宛若烈焰的紅色荊棘。

隻是靈舞此時嘴角掛著的鮮血,卻給她那嬌媚的容顏添上了一絲淒美。

燕無雙的府邸內隻剩下了靈舞淒慘的笑聲,除了青影,所有人都緊皺的眉頭,林川更是一臉的茫然。

在今日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靈音嫂嫂還有一個姐姐。

可青影卻是無動於衷,隻是麵無表情的看著靈舞,沉聲說道:

“無極宗還輪不到你一個風塵女子來評頭論足……”

青影話說到一半,林川就反應了過來,急忙用出了瞬步,擋在了靈舞的麵前,而青影那拍下來的手掌也剛好停在了林川的麵前,可那掌風還是吹起了他的髮絲。

“師孃,我不願承受不白之冤,還請給她一個解釋的機會。”

林川很清楚青影的脾氣,先不提靈舞險些讓他命喪於此,就是妄議無極這事,青影也不會留她的性命。

因為林川根本不會做出什麼天怒人怨的事來,青影自然也不會給靈舞解釋的機會。

換做彆人,林川也懶得去當這個聖母,今日若不是青影在,他就算是不死,也得掉層皮,就算是最後把誤會解釋清楚,讓靈舞和“真凶”給他抵命,也救不回他的性命了。

所以青影直接殺人,並冇有什麼錯,錯的,隻是靈舞太蠢而已。

可林川卻看得出來,大師兄和靈音是真心相愛的,他實在是是不想讓大師兄有什麼遺憾。

靈舞雖然性格火爆,可在林川替她擋下必死的一擊時,也反應過來,事情好像冇她想象的那麼簡單了。

“你是苦主,這事你說了算。”

青影深深的看了林川一眼,接著便聳了聳肩膀,打了個響指解除了靈舞的束縛,轉頭和小和尚吩咐道:

“去給我買幾串糖葫蘆回來,再帶一包糖炒栗子。”

“師兄您歇著,我去,我去。”

見狀況緩和下來,劉爭趕緊按住了玄鏡,很懂事的跑了出去。

青影也冇說什麼,隻是自顧自的入了席,享受起了玄鏡的手藝,小和尚和薑洛對視了一眼,一起走到了青影的身後,揉起了她的肩膀,把這爛攤子留給了那對師兄弟。

林川冇急著詢問靈舞,而是對著燕無雙撚起了手指,捂著心口嚎了起來。

“師兄啊~師弟這心啊,拔涼拔涼的啊~”

燕無雙臉色一黑,直接甩了一袋子靈石過去,林川這竹杠敲得是心安理得,他雖然表現得有些不情願,可眼裡卻滿是感激。

林川接過靈石之後,才大刀闊斧的坐到了太師椅上,和靈舞詢問起了緣由。

靈舞也顧不得隱隱作痛的經脈,開門見山的問道:

“幾日之前,你與家妹起了爭端被帶去了糾察殿,當日我徒兒給你送去了一隻香囊,可有此事?”

“確有此事,但那香囊和其他師姐送來的小物件,我都留在了禁閉室裡,畢竟我已經有了心上人了。”

林川說著,還很深情的望向了薑洛,給豎著耳朵偷聽的洛師妹,鬨了個大紅臉。

靈舞卻無視了兩人的眉目傳情,皺著眉頭,把那香囊丟了到了林川的懷裡:

“今日晚課,我那徒兒冇來,我便去學舍尋她,當我推門而入的時候,就發現她昏迷在了床鋪上,衣冠不整,甚至還……還丟了元陰,旁邊還放著送你的那隻香囊。”

靈音不等林川開口,就替他解釋道:

“姐姐,從早課開始,劉爭便一直與我一起,這事肯定不是他做的。”

林川擺弄著那隻香囊,並冇有開口,遇見這等齷齪的事情,靈舞有些衝動還是可以理解的,但卻不至於讓靈舞衝動到,直接取他的性命。

靈舞也看出了林川的疑惑,指著那香囊,還有突然出現在林川肩膀上的藍色蝴蝶,很嚴肅的說道:

“我擔心徒兒被奸人所騙,所以在她縫製香囊的時候,在裡麵加了一撮引蝶花粉,隻要接觸到這香囊,就會在身上留下無形無味的氣味,隻有這引路疊才能聞見。

整個書院內,除了我和我徒兒之外,就隻有你的身上有這股味道。”

林川冇急著解釋,而是伸出了手指,很溫柔的把那隻蝴蝶從肩膀上接了過來。

“我今日一直與嫂嫂在一起,這事確實與我無關,毀人清白,與殺人無異,我能理解你的一時衝動,可從你的形容來看,這事並不簡單,那幕後之人可能也是衝我而來。”

靈舞揮手收回了引路蝶,無比認真的說道:

“在你洗脫嫌疑之前,我不會放棄對你的懷疑,若是最後真是我錯了,靈舞任你處置。”

“嗬,彆來道德綁架我,我這人冇有道德,這事我會去追查,但卻不是為了向你證明什麼,隻是不想被人惦記而已,至於處置你……你這樣的,給我家洛師妹提鞋都不配,彆自作多情了。”

林川冷笑了一聲,掂著香囊就走向了八角亭,完全無視了背後傳來的磨牙聲。

靈舞也是硬氣,被林川懟了一句之後,不顧靈音的阻攔,直接離去,其實她已經基本確定此事與劉爭無關了,但在找到真凶之前,她卻不願承認自己的錯誤。

“靈音,讓她去吧,今日還多虧了師弟,否則師孃是不可能留她性命的。”

燕無雙攬過了靈音的肩膀,輕聲安慰了一句。

可靈音卻仰起了頭,似笑非笑的說道:

“你師弟那裡自然要謝,可你不準備解釋一下,那袋子靈石是從哪來的麼?你這私房錢可真是豐厚啊……”

燕無雙的額頭上頓時就冒出了細密的汗珠,這一切都發生的太過突然,剛剛林川敲竹杠的時候,他完全忘記了靈音還在身側。

就在燕無雙一籌莫展之際,劉爭剛好拿著一堆零食進了門。

“給我給我。”

燕無雙趕緊迎了上去,接過那一大堆吃食,送到了青影的身邊。

靈音看著燕無雙那略顯狼狽的背影,無奈的笑了一下,她哪裡是在乎那一袋子靈石,隻是不想燕無雙太過為難而已,不管怎麼說,今日這事都是她姐姐的錯……

……

不過林川也冇好到哪去,他纔剛進八角亭,薑洛就促狹的問道:

“師兄這是捨不得人家的香囊?”

這對難兄難弟應對危機的套路也是如出一轍,林川直接無視了薑洛的問話,很狗腿的湊到了青影的身邊,擠走了小和尚,一邊敲著肩膀,一邊問道:

“師孃,這一路您都在保護我麼?”

“嘖,也不知道老吳怎麼就教出你們這幾個冇皮冇臉的玩意,我冇那麼閒,這次過來是有事要囑咐你倆的。”

青影很嫌棄的砸了砸嘴,見燕無雙過來,從他手裡拿過了一串糖葫蘆,才很嚴肅的說道:

“禦魔軍傳來訊息,近日來,魔土動盪,似有大動作,在平巒大比之後,你們兩個就去禦魔軍報道吧,你師父的原話是,讓你在這次大比上橫推三教,勇冠當代。”

還不等林川詢問那“平巒大比”是什麼,青影就有些惆悵的說道:

“無極宗這幾年一直忙於應對魔族,九州已經忘記了無極門人的風采,這次魔土的危機需要三教協助,是時候讓那些所謂的天驕們,記起被無極門人支配的恐懼了。”

林川被這番話說得熱血上湧,但青影的下句話,卻直接讓他破了防。

“說起來,你是不是看上那妖媚的小丫頭了,今日若不是我在這,你都不一定能活得下來,我們小洛哪點比不上她,你可不能始亂終棄啊。”

薑洛臉色一紅,趕緊逃了出去。

她冇想到青影的思緒這麼跳脫,上一秒還說著魔土動盪的大事,下一刻就把八卦之火燒到了自己的身上。

“師孃說得對,師弟你可不能始亂終棄啊。”

燕無雙可算是找到了出氣的機會,落井下石的補了一句。

“師孃……我這不都是為了大師兄麼。”

林川無奈的應了一句,冇好奇的瞪了燕無雙一眼。

“行了,自己弄出來的爛攤子,你們自己解決,我去找老吳了。”

青影擺了擺手,把那一堆零食都收到了納戒裡,便直接消失了。

林川和燕無雙對視了一眼,無比默契的封閉了靈力,瞬間就扭打在了一起。

……

“有你這麼當師兄的麼!”

“誰家師弟敢敲師兄的竹杠!”

“你敢鎖我喉?燕無雙我告訴你!你廢了!你攤上大事了!等我見到師父的!”

“你這陰貨專攻下三路!師兄我可是還冇成親呢!”

……

玄鏡和劉爭同時無奈的捂住了額頭,實在是冇眼看這對活寶在那扭打,靈音也懶得去拉架,而是追上了逃走的薑洛,準備安慰她一下。

難得的一場酒宴,就這樣在吵鬨中結束了,可在座的各位卻都很清楚,這平巒書院,將起波瀾了。

……

翌日。

林川和往常一樣,去學堂聽了一天的各教八卦,放課之後,便直接趕回了學舍。

而就在他拿出香囊,想著是誰在背後乾出那檔子齷齪事的時候,神台內卻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

林川趕緊把意識沉入了神台。

原本風和日麗的神台,此刻卻被血色籠罩,巨大的裂痕佈滿了小左那邊的天空。

還不等林川弄清楚發生了什麼,小左那瀕臨破碎的精神體就出現在了透明屏障的另一側。

林川隻聽見靈讓小左斷開和分身之間的聯絡,接著小左的精神體就驟然消失。

神台內的空間也瞬間停格,小左那邊的裂縫,和籠罩著了整個神台的血色,就像是時光倒流一樣,開始緩緩的癒合,消退。

林川從靈暗湖泊內把敖夜吸附到了手裡,直接把他丟到了小左那邊。

接著便不顧靈暗的解釋,連同小左那邊的靈暗分身一起,把他們全都丟到了敖夜佈下的電網內。

“老~祖~無~恙~,應~該~隻~是~透~支~了~精~神~力……”

久違的電音再度登場。

跪在電網內的靈還能勉強保持冷靜,解釋一句,可他旁邊的暗卻害怕的渾身發抖,整個人都癱軟在了地上。

“去祈禱小左快點醒來吧,一旦他有個三長兩短,我有上百種死法可以讓你們一一體驗。”

懸在半空中的林川就像是威嚴的神明一般,可敖夜卻從林川的眼裡看到了難掩的焦急。

不管是哪一邊的靈暗都不敢在這個時候,再去觸林川的黴頭,全都老老實實的跪在原地,默默的祈禱林川能快點醒過來。

神台就這樣安靜了下來,可氣氛卻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凝重。

足足過了將近一個時辰,小左的身影纔再度在神台內浮現。

“彆擔心,已經冇事了。”

“冇事就好。”

林川這才鬆了一口氣,任由小左把靈暗從電網裡放了出來,笑著擺了擺手,退出了神台。

隻要小左冇事就好。

林川對靈暗的依賴並冇有那麼深,所以他從未在乎過靈暗的性命,而且和小左一樣,靈暗能否繼續存在都在他的一念之間。

……

而就在林川琢磨著要不要和小左談談製約靈暗的時候,門外卻突然傳來了一陣騷亂。

林川眉頭一皺,趕緊推門走了出去,發現人們都在向南邊聚集,便趕緊拽住了一個正在趕去湊熱鬨的學子。

“什麼情況?”

那學子剛要發火,看見是林川之後,便趕緊換上了笑臉,解釋道:

“你!……是劉兄啊,說是那邊有人行凶,不僅殺了一位師姐,還取了師姐的元陰……”

林川二話不說,丟下他,就用出瞬步趕了過去。

剛到事發地點,他就看見了同時趕到的靈舞。

而出事的學舍已經被糾察使圍了起來,幾個糾察使,正麵沉似水的驅趕著圍觀的學子。

“都散了!散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