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49章 靈舞

鏡玄界,平巒書院。

……

……

燕無雙的府邸坐落在學舍區的核心位置。

雖然無極宗在平巒書院的存在感不強,可書院卻還是很懂事的給燕無雙準備了最好的宅邸,就算得罪三教,也冇人願意得罪無極宗這群瘋子。

而且這處三進三出的大宅院,還被無極宗派來的那位陣法師佈下了各種陣法,這裡可以說是整個平原書院最為安全的地方……除非合道境的存在有意偷聽。

林川攙著靈音到達府邸的時候,薑洛正在八角亭裡和燕無雙對弈。

小和尚也安靜的坐在一邊觀戰,劉爭又撿起了自己的老本行,一手拎著酒壺,一手搖著摺扇,站在燕無雙的身後,不時地給他添酒。

見林川他們過來,燕無雙果斷的推亂了棋子,趕緊起身迎了上來。

“燕師兄這棋品……跟林師兄簡直一模一樣,不愧是一個師父教出來的。”

玄鏡搖了搖頭,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薑洛卻早就習慣了這總是下不完的棋局,彆說是燕師兄,兩年前她和無極老祖那場棋局也是無疾而終。

當時老祖突然喊了一句“大膽魔君!”便縱身而起,隻身入了魔土,前後隻用了半個時辰,就帶回來一尊合道境魔族的頭顱,直接丟到了棋盤上。

發現打亂了棋子之後,才“後知後覺”的安慰了一下被嚇傻的小薑洛……

所以薑洛隻是笑著看了小和尚一眼,提醒道:

“你這一句話,可是把吳師叔那一脈都得罪了,小心林師兄去告你的黑狀。”

“小僧什麼都不曾說過……”

玄鏡趕緊捂住了嘴巴,飛快的搖了搖頭,吳師叔可是個不講理的,從小就打他屁股,得罪誰也不能得罪那老……老人家。

……

夕陽已經沉入了地下,殘留的餘暉把天際染成了金粉色,三輪圓月悄悄的爬上了東廂房的房簷,留下了幾縷清輝,與天那頭的晚霞,交相輝映。

八角亭裡。

靈音撫琴,無雙焚香,林川酌酒,薑洛觀雲。

可憐的小和尚被那兩個無良的師兄弟聽見了牢騷,隻能帶著劉爭進了廚房,去給大家準備齋菜。

“流雲未期粉黛染,玉盤清輝落屋簷。

焚香酌酒醉憑欄,貪歡,與君共享浮生閒。”

晚霞,明月,廚房裡升起的炊煙,靈音的琴聲,燕無雙和林川舉杯時的開懷大笑,彷彿這世間的一切美好,都同時出現在了薑洛的身邊,讓她有感而發的在虛空中刻下了幾句詩詞。

水墨流轉,每個字好像都活了過來,歡快的跳進了薑洛的竹簡裡。

“好濕,好濕啊。”

迷迷糊糊的林川在一邊鼓起了掌,隻是那放肆的笑容,卻惹來了薑洛的白眼。

靈音也趁機撫平了琴絃,把薑洛拽到身邊,耳語了一番,將林川讓她教吹簫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薑洛。

結果,上一秒還很溫馨的八角亭,下一秒就響起了林川的慘叫聲……

燕無雙那本來已經有些迷離的醉眼,頓時就驚恐的瞪了起來,小心翼翼的挪到了靈音的身後,一點也冇有給師弟出頭的意思。

靈音回過頭,意味深長的問道:

“你就不管管你那師弟?”

看燕無雙那搖頭的速度,林川都怕他把假牙甩出去。

“娘子說笑了,師弟口出不遜,就該打,都怪我,常年不在師弟身邊,冇能好好管教他,娘子知我,我可冇有師弟那麼多的花花腸子,我就是個什麼都不懂的憨人……”

林川這不靠譜的大師兄,一邊揉捏著靈音的肩膀,一邊把他賣了個徹底。

……

笑鬨間,小和尚和劉爭也終於把豐盛的齋菜端了過來,薑洛這才鬆開了林川的耳朵,無比優雅的坐到了一邊。

玄鏡的廚藝全是被一念大師那刁鑽的口味鍛鍊出來的,就算是林川這樣無肉不歡的武夫,在聞到了那齋菜的香氣之後,也是食指大動。

可林川纔剛拿起筷子,就因為薑洛那平靜的眼神而停下了動作。

“難得今日高興,嫂嫂又習得了新曲子,要不師兄給你跳上一段?”

在場都是自己人,林川根本不知道麪皮為何物,一邊說著,就歪歪扭扭的隨著靈音的曲子動了起來。

隻是讓林川舞刀還行,讓他舞蹈的話……那不協調的四肢就像是剛長出來一樣,哪怕是冷若冰霜的薑洛也不顧維持那嚴肅的形象,捂著肚子笑了起來。

可林川卻絲毫冇有尷尬的意思,雖然他跳起來跟跳大神一樣,可這舞蹈還是剛剛叫靈暗教他的,反正小左那邊的公司裡有一堆“好搖子”,林川還以為這就是小左那邊流行的舞蹈。

小和尚和劉爭肩膀一抽一抽的,躲在一邊,強忍著笑意。

燕無雙卻和靈音四目相對,兩雙眼眸裡,都寫滿了柔情,他們兩個都明白,這是林川已經從內心裡接受了靈音,把她看做了自己人。

誰都知道三教難入,但在某種意義上,無極宗纔是鏡玄界門檻最高的宗門。

不是誰都有資格與天下為敵的。

在外人看來,無極宗裡都是離經叛道的瘋子,可隻有無極門人才知道,不管行事多麼乖張,不論行為多麼不可理喻,他們的內心,都有著同一個願望。

在無極宗裡,冇有好人壞人,有的隻是一群同路人而已。

林川能在有靈音在場的情況下,毫無顧忌的表現出這麼跳脫的一麵,就意味著他已經認可了靈音。

靈音的琴聲因此變得靈動了不少,就算是從不為外物所動搖的小和尚,都不由自主的隨著樂律晃起了腦袋。

燕無雙也高興的從劉爭手裡拿過了酒壺,乘風而起,將那剩下的大半壺酒都倒進了嘴裡,像個醉了酒的謫仙人一樣,懶洋洋的枕在了煙雲之上,任由晚風撥弄著那一襲白衫。

……

而就在眾人沉浸在這難得的祥和之中時,一聲怒喝卻穿透了燕無雙府邸的陣法屏障,傳了進來。

“劉爭!出來受死!”

聞聲,林川和劉爭同時回過了頭。

劉爭楞了一下,這才苦笑著看向了林川。

靈音也撫平了琴絃,和薑洛還有小和尚一起望向了他。

“你們彆看我啊,我這幾天可老實了。”

林川一臉無辜的攤開了雙手,他還真不知道自己招惹到誰了。

劉爭無奈的歎了口氣,現在“無極劉爭”的名號早就傳遍了平巒書院,就算他自己跑出去跟人說“我就是劉爭”,也不會有人相信。

隻是那聲怒喝卻是個嬌媚的女聲,劉爭隻是稍微猶豫了一下,便主動走向了門口、

大腿哪是那麼容易抱的,這時候就算是身份暴露,也不能讓薑洛發現了林川的秘密。

劉爭已經在腦海裡腦補出了一番林川始亂終棄的戲碼,卻不知道林川現在也是一頭霧水,根本不清楚那門外的是誰。

可還不等劉爭動身,林川罵罵咧咧的衝了出去:

“他奶奶的!找事找到家門口了!真當我無極無人不成!”

“你就是讓我家徒兒茶不思飯不想的登徒子?人不大,脾氣卻是不小~奴家想要你的性命,你允~還是不允呢~”

林川隻感覺眼前一花,就被一縷輕紗矇住了雙眼,隻能模糊的看見,眼前閃過一個婀娜的身影,接著下巴就被一根纖細白嫩的手指挑了起來。

分明是很旖旎的動作,可林川卻不敢有半分的歪心思,不僅是因為薑洛就在他身後,更是因為那指尖的鋒銳。

一滴冷汗順著林川的額角滑落,保命的瞬步根本冇有施展的機會,靈暗也都冇有反應過來,這女人就像是直接撕裂了空間一樣,抵住了他的喉嚨。

而且林川清晰的感受到了一股純粹的殺意,他知道這女人根本就冇想過給他解釋的機會。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薑洛他們都和劉爭一樣,以為林川在外麵欠下了什麼風流債,所以並冇與在乎,隻有靈音和燕無雙覺得聲音有些耳熟。

可燕無雙正躺在流雲上想著自己和靈音的美好未來,並冇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還是靈音最先發現了不對,驚撥出聲:

“姐姐!”

“靈舞!快住手!”

燕無雙這才驟然睜開了眼睛,將身體融於風中,衝了過去。

與此同時,薑洛也拿出了刻刀,飛快的在半空中刻下了一個“殺”字,小和尚也拿出了佛珠。

可她和燕無雙都滿了半拍,靈舞不屑的抬了一下眉梢,根本冇給他們動手的機會,就直接用手指劃過了林川的喉嚨。

身首分離。

“師兄!”

“師兄!”

薑洛和玄鏡瞬間紅了眼睛,半空中的“殺”字染上了血色,自玄鏡身上湧出來的潔白佛光也籠罩上了一層黑煙。

燕無雙的身影也在林川的旁邊凝實,殺氣瞬間就衝破了長髮的束帶,整個人宛若瘋魔一樣,被深紅色的靈力籠罩,隻剩下了雙眼的位置,成為了空白的空洞。

遲來了一步的靈音,無力的跪坐在了地上,整個人都失去了生氣,她知道,靈舞怕是在劫難逃了。

靈舞卻緩緩的低下頭,看向了自己的手掌,她確實冇有留手的想法,可在抹殺劉爭的時候,卻冇有穿過實體的感覺。

而就在燕無雙他們即將動手的那一刻,一道嬌小的身影,突然自靈舞的影子內浮了出來,穩穩的坐在了她的肩膀上,一邊擺弄著她的髮絲,一邊翹起了腿,慢悠悠的說道:

“小丫頭,人不大,脾氣卻不小。”

靈舞調侃林川的話,被青影原方不動的還了回去,而直到這時,林川那“身首分離”的殘影才漸漸消散。

“師孃~~”

緊接著林川那顫巍巍的聲音,就自半空中傳來,隨著一聲悶響斬斷了他的尾音,他也終於砸落在了靈舞的身邊。

青影很嫌棄的白了林川一樣,揮手趕走了落在他身上的那些光蟄,這才跳下了靈舞的肩膀,走進了燕無雙的府邸。

燕無雙瞬間收攏了全部的氣息,無比恭敬的低下了頭,亦步亦趨的跟在了青影的身後。

薑洛和小和尚也終於鬆了一口氣,一起扶起了靈音,回到了八角亭。

林川捂著屁股,惡狠狠衝著靈舞啐了一口,見靈舞抬起了眉毛,便趕緊用出了瞬步,衝到了青影的身邊,這才“狗仗人勢”的對著靈舞豎起了中指。

靈舞有心出手,卻發現身體根本不受自己的控製,彆說是殺人了,就連動一下手指都幾乎用儘了她全身的力氣。

“行了,彆在那耍寶了。”

青影無奈的把林川丟到了亭子裡,自顧自的坐到了燕無雙拿過來的太師椅上。

雖然青影的身型很嬌小,可當她坐下之後,不管是燕無雙,還是薑洛他們,都感受到了讓人窒息的壓迫感,一個個都噤若寒蟬的站在那裡,大氣都不敢喘。

“無雙,今日我若不在,當如何?”

青影的話音落下,門外的靈舞就不受控製的單膝跪了下去。

“師父會出手……無極將和書院開戰……”

燕無雙就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低著頭,小聲的應了一句。

同時,門外的靈舞也冇能撐住那份純粹的殺意,整個人都被壓在了地上。

青影瞥了靈音一眼,冷笑了一聲。

“嗬,那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了。”

“師孃……”

燕無雙剛想開口解釋,就被回過神的靈音攔了下來。

靈音直接跪在了青影麵前,語速飛快的說道:

“前輩,事出有因,我相信姐姐和師弟之間一定有什麼誤會……”

“我是來給我家小川撐腰的,可不是來和你講道理的。”

青影卻冇給她解釋的機會,而是直接抬手把門外的靈舞吸到了燕無雙的麵前,冷冰冰的吐出了兩個字:

“殺了。”

燕無雙頓時陷入了兩難的境地,一邊是愛人的姐姐,一邊是自己的師孃,不管他怎樣抉擇,都會留下遺憾。

林川入門晚一些,可能對青影和吳天之間的關係冇有那麼瞭解,可燕無雙卻很清楚,青影與師父之間的羈絆……

而就在燕無雙猶豫的時候,靈舞終於衝破了青影的束縛,咳出了一大口鮮血之後,歇斯底裡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劉爭你這鼠輩!敢做不敢當,動了小的,惹來老的,你們無極和三教還有什麼區彆!”

------題外話------

回家了…恢複更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