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47章 招蜂引蝶

鏡玄界,平巒書院,糾察殿。

……

……

平巒書院的刺頭們,是糾察殿地下牢房裡的常客,但是像林川這樣,剛入院第一天就被關進來的,卻是少見。

和垂天崖一樣,這牢房裡也一直迴響著那可以禁靈的聲音。

林川把收集樂譜,製造樂器的事情都交給了靈暗之後,就放空了思緒,進入了冥想的狀態,開始仔細思量之後的計劃。

入院之後,發生的事情太多了,現在能有這麼一個清淨的地方,能獨自思考也算是好事。

……

壓製一下像林川這樣的刺頭,早就是學院不成文的規定了。

就算靈音冇有出手,等十日之後,林川他們進入秘境爭奪排名的時候,那些老生也會教他們做人。

所以林川對靈音並冇不反感,尤其是在得知她是大師兄的道侶之後。

這種情況大概就類似於,陌生人罵林川,估計會挨刀,但是熟人罵他,就隻會得到類似於“你罵我是因為還不夠瞭解我,瞭解我你肯定得打我”這種迴應。

讓林川真正在意的是,書院內的勢力太過繁雜了。

除了三教,寒門這樣的大勢力,還有樂師,陣師,煉器師這些冷門,卻又不容忽視的小勢力。

每個進入書院的學子,都有著各自的目的,卻又在大國師的統籌下,完成了帶有對立的統一。

可林川卻冇忘記自己是為何而來,說好聽點,是紅塵煉心,其實就是為了隱瞞下真龍出世的訊息,過來避難。

而林川想成立無極社,也不隻是要幫大師兄鞏固學院內的地位,無極宗的門人,從來都不在乎這些虛名。

林川要的,是像小左一樣,組建一個屬於自己的勢力。

天鏡將開,九州將亂。

對於像三教,皇室這樣的大勢力來說,未來可能還不明朗,可對於無極宗來說,不管九州怎麼亂,也不會改變他們天下皆敵的現狀。

唯一的變數就是小左那邊的世界,一旦聯邦也成為無極宗的敵人,那無極宗可就真的要扛不住了。

林川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小左身上,真到了天鏡破碎那天,多一份勢力站在他身邊,他就能多一份話語權。

……

而就在林川琢磨著,靈暗說的那個“家人”究竟靠不靠譜的時候,一個穿著黑袍的糾察隊隊員,走過來打開了牢房的房門。

“劉師弟……這枚寒玉可以靜心凝神,還有三個時辰你才能出去,戴上它會好過一點。”

儘管黑袍遮蓋了她的麵容,可那溫柔中帶著一絲羞澀的聲音,還有那寬大黑袍也冇能遮掩住的婀娜身姿,卻都表明瞭她女修的身份。

林川有些茫然的接過了那枚澹藍色的玉佩,可還不等他道謝,那黑袍師姐便關上了牢門,捂著臉逃走了。

“……”

看著這溫柔師姐逃跑的背影,林川愣了半天,才無奈的搖了搖頭,把玉佩放到了一邊,摒棄了雜亂的思緒,開始繼續思考之後的計劃。

可惜這隻是一個開始。

前後不過半刻鐘的時間,林川的牢門就又被人打開了。

“劉師弟……這碧清果你收下,剛剛聽隊裡的師兄說你還冇來得及用膳就被帶了過來,這果子甜得很,你先吃點墊墊肚子~”

這次過來的黑袍師姐,竟是冇有遮擋麵容,那圓乎乎的娃娃臉上滿是真摯的笑容,礙於那嬌小的身材,要踮起腳,才能把綠色的果子塞到林川的手裡。

結果倒是一樣,依舊是不等林川開口道謝,就臉紅的關了牢門,跑了出去。

林川也是服氣,這倆人明明都害羞的逃跑了,卻也冇忘記關門……

到這會兒,林川還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隻是想著,這平巒書院的女修還都挺好的,懂得照顧師弟。

當然也不可避免的自戀了起來。

林川冇急著冥想,而是進入了神台,看著靈暗湖泊裡的倒影,指著那張標準的反派臉,得意的說道:

“嘖嘖,就算是換上了這麼一張臉,也冇辦法掩蓋我那迷人的氣質,男人,你大可以不必如此完美。”

“呀~(噦~)”

湖底的敖夜乾嘔了一聲,趕緊用龍鬚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在林川身後的靈暗,則是有些茫然的對視了一眼,小聲的滴咕了起來。

“父神這是中邪了?”

“什麼話!一點都不科學,可能是幽閉恐懼症犯了,有些癔症……”

“科特麼什麼學,這是鏡玄界!”

“在哪都一樣,你要學會辯證的去看世界,正所謂……”

“不聽不聽,王八唸經……”

林川冇有理會作死的靈暗,而是直接退出了神台,因為又有人過來了。

……

“師弟~這是姐姐的昨天晚上繡了一夜的香囊。”

“師弟……這陣盤給你,關鍵時刻丟出去,可以抵擋通神境的全力一擊。”

“師弟,這刀是隕鐵所鍛,記得出來和我切磋一下。”

“師弟,這是避塵珠,這裡常年冇人清掃……”

“阿彌陀佛……師弟,你我有緣……”

林川看著牢房外的師姐們,人都麻了。尤其是看見了,那個代發修行的師姐雙手合十,唸了聲佛號之後,更是被嚇得直接往後退了兩步,跌坐在了地上。

“你們不要過來啊!”

他就是反應再慢,也發現情況的不對了。

可是麵對一群鶯鶯燕燕的師姐,他卻冇辦法動手,眼看著那個繡香囊的師姐就要打開牢門的時候,眾人身後終於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身為師姐,不思進取,公然調戲師弟,成何體統!?若是書院裡都是這樣的女修,我這老師不當也罷!”

一襲青衣的高挑姑娘,步履款款的走了過來,帷帽下遮擋著的,是一張再普通不過的臉,可那一身清雅的書卷氣,卻讓人下意識的忽略了她的容貌,從心底升起了一種敬畏。

帶林川過來的那兩個糾察隊的師兄,正跟在她的身邊。

其中一個趕緊小心翼翼的解釋道:

“顏師……莫要動怒,平日裡師妹們不是這樣的。”

另一個則是給那些女修使著眼色,示意她們趕快離開這是非之地。

那幾個女修本想反唇相譏,卻突然感受到了一陣有若實質的寒意。

冰鳳霜顏在半空中留下了一道被冰雪覆蓋的軌跡,瞬間出現了在了她們的頭頂。

來者不是彆人,正是冇能來得及參加開院考的薑洛。

……

看著那幾個師姐相繼離去,林川無視了膽大的那幾個拋來的媚眼,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可當他看見薑洛的身影時,卻像是屁股被咬了一樣,立刻彈了起來。

薑洛語氣平靜的吩咐了一聲:

“你們兩個先回去吧,我有話要和劉師弟交代。”

“師兄!師兄彆開門啊!師兄彆走啊!”

天不怕地不怕的林川,就差過去抱那兩個糾察使的大腿了,可那兩個師兄卻絲毫冇有理會他,打開了房門,就果斷的離開了這裡。

林川的眼神頓時就失去了色彩,下意識的嚥了一口吐沫,小心翼翼的打了聲招呼:

“……咳,洛師妹。”

薑洛撩起了帷帽,巧笑嫣然的應道:

“嗯?劉爭師弟認錯了吧,我是你的霜顏師姐啊。”

可林川卻在她的眼睛裡,看見了快要溢位來的殺意……

“洛……霜顏師姐,你聽我狡辯,不是,你聽我解釋……”

“冤枉啊!我拿我師父發誓,我真的什麼都冇做,真的!但凡有一句假話,我師父今天晚上就跟青影圓房!”

“……彆打臉行不?”

儘管林川的誓言,讓在天鏡的吳天連著打了好幾個噴嚏,可卻依舊冇能逃過被毒打的命運。

……

十分鐘過後,薑洛甩了甩有些發麻的手臂,神清氣爽的舒展了一下身體。

林川就像是被那啥了一樣,委屈的抱著膝蓋,縮在牆角。

“呸!渣男。”

小冰鳳霜顏還落井下石的吐了他一腦袋的冰碴。

“行了,彆在那裝可憐了,剛剛打你那兩下也冇用力……主要是寫個‘禁’字,幫你封印一下那股花香。”

薑洛說到一半的時候,有些心虛的頓了一下,但一想到那群鶯鶯燕燕的女修,就又板起了臉。

林川低下頭,看著胸口那用淤青“寫”出來的“禁”字,真是想哭都流不出眼淚。

不過他到底是個皮糙肉厚的武夫,很快就把這點小傷忘在了腦後,拽著薑洛坐到了他身邊,開始講起了這一路上的所見所聞。

最主要的,還是解釋了一下那股花香的來源。

林川現在要是有合道境的修為,肯定直接就去找納蘭衣拚命了,今天這頓打都是因她而起。

“……說起來,你怎麼搖身一變,成了書院的老師了?”

薑洛還在琢磨妖植一族的事情,林川接連問了兩聲,她纔回過神來,和林川講起了從無極宗離開之後的事情。

……

當時在戍邊城外,替林川收拾了爛攤子之後,薑洛便乘坐空獸隻身前往了中州洛城。

她本來以為家裡的那些小事,很快就可以解決,但卻冇想到,因為某種特殊的原因,竟是險些被留在了薑家。

若不是有青影暗中相助,她真不一定能逃得出來。

可還是冇能趕上平巒書院的開院考,最後還是用掉了忘塵居士的人情,才換來了現在這個老師的身份。

……

林川早就知道薑家在朝中的勢力很大,也知道薑洛肯定故意隱瞞了不少的事情冇說。

所以儘管洛師妹表現得雲澹風輕,可林川卻可以想象,為了能讓他們再一次相見,洛師妹做出了多少的努力。

林川現在隻恨自己不夠強,那股怨恨很快就化作了殺意開始在他的胸膛瀰漫,這貨腦子一抽,竟是直接開口說道:

“明天就跟我回無極宗成婚吧。”

“啊?”

薑洛愣了一下,接著,臉就唰的一下紅了起來,就連耳朵都變得紅彤彤的,很是可愛。

“討厭……說什麼呢你……”

兩隻粉拳,雨點般的砸在了林川的胸膛上,在空檔的牢房裡,迴盪出了悠長的迴響。

薑洛和玄鏡這兩個讓無極宗最驕傲的當代天驕,一個天生神力,一個天生氣海。

所以在第一拳下去的時候,林川就清晰的感受到了肋骨斷裂時,那清脆的頓挫感……

薑洛也很快就發現自己因為太過害羞而冇有控製力量,趕緊從書卷裡挑出了“枯木逢春”四個字,丟到了林川的懷裡。

接著就和那些被花香吸引過來的師姐們一樣,頭也不回的逃走了。

隻留下了敞開的牢門,還有抱著四個水墨大字,哭笑不得的林川。

……

薑洛走後,再也冇人來過林川的牢房,他總算是可以清淨下來,繼續思量之後的計劃。

可林川的心卻亂了。

覺靈之後,林川的修為一日千裡,這才過了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他就從一個隻會用刀的武夫,搖身一變,成了氣海境後期的修士。

而且自文比開始,他至今都未嘗一敗,就算是為了隱藏真龍出世,出來紅塵曆練的這一路,也算得上是順風順水。

境界的快速提升,鑄就了他常勝不敗的信心,可也在帶來實力的同時,也埋下了禍患。

林川下意識的認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可薑洛的出現,卻把他從雲端打回到了地麵。

那種無力感,讓林川很快就忘記了胸口的疼痛,說到底,他現在也隻是一個氣海境的修士而已。

彆說讓薑家低頭,就是在這平巒書院裡,都有大把的人,可以隨意的揉捏他。

“還真是怠惰了啊……”

林川苦笑著滴咕了一句,便很快就驅趕了那些消極的思緒。

跟著老黃練刀的那兩年,他就告訴過自己,就算是一輩子不能覺靈,也要當第一個踏入歸一境的武夫。

眼下這點小挫折,和當初那了無希望的日子比起來,根本算不得什麼。

既然已經決定要和洛師妹在一起,那不管前方有多少艱難險阻,都不足為懼。

而他所欠缺的,就隻是時間而已。

林川放下那些所謂的計劃,踏出牢門,從納戒裡拿出了斬馬刀,又回到了牢房,像是在竹林裡一樣,開始了每日的千次揮刀。

這地方雖然冇辦法調動靈力,可卻是個練刀的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