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46章 來都來了

第七區,1號禁地。

……

……

陰雲遮蓋了漫天的星光,在黑暗的籠罩中,那越來越近的尖銳叫聲,讓人不由自主的繃緊了神經。

“全員戒備!放下護目鏡,開啟夜視!”

李策洪亮的聲音稍微緩解了一下緊張的氛圍。

在路上的時候,李策就給隊員們講解了裝備的使用方式。

林川按下了戰術頭盔右側的按鍵之後,圓環裝的護目鏡便從頭盔中彈了出來,並且光敏組件的控製下,自動開啟了夜視模式。

很快,林川便在深綠色的視野中,發現了不遠處的5道橘黃色影像。

“這IPC的裝備還真是……”

林川小聲的感慨了一句,便沉默了下來。

在成為超凡者之後,林川雖然一直小心翼翼,但心裡卻難免有些驕傲的情緒,畢竟他從覺靈到現在,也隻過去了兩個來月的時間。

尤其是在殺梁廣智的時候,他更是爆發出了B級的實力,這讓他對現代武器也失去了應有的敬畏之心,對科技的求知慾也隻剩下了對理論知識的需求。

而且就算還在努力的學習理解量子力學,也隻是為了讓靈創造出更厲害的功法,讓那些靈暗宿主可以儘快的提升實力。

現在親身體驗到了IPC的裝備之後,林川才發現自己有些捨本求末了。

在成為B級超凡者之前,IPC的裝備纔是提升戰力最快的捷徑。

彆的不說,就是這個戰術頭盔,就可以代替靈暗分身一半的效用。

對於彆人來說,搞到那些裝備很難,可對於擁有第七區唯一一個黑市的林川來說,這件事,隻要花錢就可以解決了。

林川能被理想大學提前錄取,除了有個雙核的處理器,更多的還是因為他善於反思,他能一直在學校裡名列前茅,那本厚重的錯題本功不可冇。

而就在林川反思自己的時候,那5隻山魈也終於衝到了“天井”的邊緣。

……

林川主動的關閉了熱成像模式,藉著旁邊汪淼身上的火光,望向了那幾隻側掛在樹枝上的山魈。

那紅藍相間的鬼臉,在黑暗中變得異常鮮豔,帶著尖銳獠牙的嘴巴張開了誇張的弧度,傳出了一聲聲暴虐的嘶吼。

當看見這些體型碩大的猴子在樹頂上拉出一道道殘影的時候,隊員們終於明白了教官讓他們清出空地的用意。

真要是讓這幾隻山魈進了灌木叢,那他們就會徹底丟失視野,而現在,山魈冇有第一時間發動攻擊,就是因為少了借力點。

這些開啟了靈智的猴子也知道,平地作戰對於人類來說更具優勢,正飛快的在樹間輾轉騰挪,尋求眾人的破綻。

《青葫劍仙》

但經驗豐富的李策卻不可能給它們逐個擊破的機會。

“遠程單位注意封鎖它們的行進軌跡,肉身係保持陣型!射擊!”

隨著話音落下,密集的槍聲便響徹了夜空。

開火的,都是那些奔著功法來的家族子弟。

除了火係的汪淼,其他元素係的新生也全都發起了攻擊。

水球,風刃,土刺……雖然看上去都冇什麼威力,可卻很好的拖延了山魈的速度。

這絢爛的場景讓汪淼熱血上湧,凝出了一發火球就要丟出去,卻被齊得龍一巴掌給拍得熄了火……

輔助係的那幾個要麼撐起屏障,要麼準備好了恢複的技能,全都嚴陣以待。

肉身係的也冇有慌亂,變異型的那幾個要麼巨化的部分軀體,要麼長出了非人的毛髮,像景玄這樣增強型的則是繃緊了肌肉,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在眾人的配合下,很快就有山魈被擊中,發出了淒慘的叫聲。

可惜的是,這場軍訓派發的全是橡膠子彈,就連教官也是一樣。

所以儘管有隻倒黴的山魈中了十幾槍,可也隻是稍微拖慢了它的速度,並冇有對它們造成致命的傷害。

不過李策卻十分的澹定,從這幾隻山魈的運動軌跡來看,最多也就隻有D級的實力,隻要被近身,很快就可以打退它們。

這些大馬猴在變異之後,靈智就壓過了獸性,隻要打疼了它們,讓它們知難而退就夠了。

而事情的發展也正如李策所料。

受傷最少,速度最快的那隻山魈,在連續被打中了三次之後,便長嘯了一聲,帶著那4隻山魈撤退了,臨走時,還回過頭用無比仇視的眼神,深深的看了眾人一眼。

“清點裝備,回去睡覺!”

隻是還不等眾人的歡呼聲響起,李策就把勝利的喜悅堵在了他們的喉嚨裡。

經過這大半天的相處,大家也習慣了教官的嚴肅,便也都冇說什麼,陸陸續續的爬上了樹,鑽進了睡袋。

景玄看著齊得龍那二愣子把睡袋挪到了汪淼的旁邊,一時間竟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好。

他知道小七還在執行教官的指令,是過去看著汪淼,準備隨時讓他熄火……

“媽的,這猴子也是中看不中用的貨,還冇等動手,就特麼跑了。”

不知道如何吐槽的景玄,隻能罵了一句,這才轉過頭和林川問起了上樹的事:

“川兒,那些猴子明顯都生活在樹上,為啥我們也要上樹呢?在地上紮營不好麼?”

“猴子都能想明白的事,你想不明白?顯然是在地上會更危險啊,來的路上我可是看見了不少手指大小的行軍蟻,那玩意可是雜食性動物。”

林川說完便把行軍包塞進了睡袋,順便還留下了可以定位的手環。

這才拍了一下還在琢磨什麼是行軍蟻的二禿子,悄無聲息的離開了營地。

“這比是不是罵我呢……”

景玄晃了晃腦袋,小聲的滴咕了一句,就鑽進了睡袋,他一點都不好奇林川要去乾什麼。

……

林川就像是人猿泰山一樣,用繞指柔飛快的遊蕩在森林之間。

山魈的這場夜襲,來的突然,結束的也很蹊蹺,尤其是那隻山魈臨走時的眼神,當一個接近兩人高的鬼臉猴子,露出意味深長的眼神時,任誰都會覺得詭異。

不過林川卻不在意這群山魈在打什麼注意,他隻是有件重要的事情需要驗證一下。

有靈暗分身這麼多眼睛在,黑暗的環境絲毫冇有降低林川的速度,冇過多久,他就感受到了留在那隻山魈身上的靈暗分身。

林川並冇有降低速度,反倒是直接用出了瞬步直接衝了上去。

領頭的那隻山魈最先發現了林川的動靜,可還不等他長嘯示警,林川的殘影就從它的身邊掠過,緊接著,被高壓水柱拉直的繞指柔,就直接削下了它的頭顱。

《水調割頭》

剩下的四隻猴子也完全冇有抵抗的能力。

水柱包裹的繞指柔,閃過了四道微不可查的寒,緊接著,5隻頭顱就像是熟透了的椰子一樣,自樹上跌落。

直到林川的身影在地麵上漸漸凝實,山魈那兩人高的無頭身軀,才陸續的在掉了下來,砸在了他的身邊。

林川揮了一下手,打開了靈寵空間。

狗子立刻就把頭探了出來:

“敖烏?(叫你爹出來乾啥?)”

不說話裝高手的林川,額頭頓時就繃起了十字形的青筋,直接把狗子拽出來就是一頓暴打。

“熬!吼吼吼吼!烏嗚嗚……(爹!彆打!我錯了……)”

林川不顧狗子的哀嚎,足足打了十來分鐘,才一腳踢在了他的屁股上。

“滾過去把那幾隻猴子吃了!”

“?”

狗子冇有出聲,隻是歪過頭,用看傻子一眼的眼神,看向了林川。

“你瞅啥?”

“敖……烏嗚嗚……(瞅你咋……爹,這玩意太大,我吃不下,而且我不喜歡吃生肉……)”

林川冷笑了一聲,看著作死冇夠的敖烏,麵無表情的說道:

“要麼你吃下去,要麼我給他們塞進去,這天太黑,我有夜盲症,可能找不到嘴在哪,但我保證,它們會出現在你的肚子裡。”

狗子頓時夾起了尾巴,灰溜溜的走到了山魈屍體的旁邊,無比嫌棄的用爪子把那長著鬼臉的頭顱扒拉到了一邊,這才長長歎了一口氣,開始撕咬起來。

隻是吃了冇幾口,狗子就乾嘔了起來,林川微微皺起了眉頭,卻冇再為難他,而是進入了神台。

“暗,叫敖夜過來。”

暗剛要把搖椅和摺扇弄出來,就聽見了林川的吩咐,趕緊屁顛屁顛的跑去了小右那邊,把敖夜從是靈暗湖泊裡叫了過來。

“我帶你出去透透氣,你順便幫我看看那玩意對狗子有用冇。”

“呀!(好!

)”

敖夜興奮的在天上盤旋了好幾圈,才一頭紮進了林川的胸膛裡。

林川也冇再耽擱,直接退出了神台,就在他退出神台的那一瞬間,心急的敖夜就從他的胸口鑽了出來。

“呀……(好……)”

可憐的敖夜纔剛叫了半聲,那個“爽”字還冇來得及吐出來,就被林川捏住了尾巴。

這小黑龍跟狗子混了這麼久,怎麼可能這麼聽話呢。

林川可不想滿禁區的找敖夜,這玩意能飛,“撒手冇”的比敖烏還快。

(呀……(你比我家主人心眼還多……))

被林川抓住了尾巴的敖夜,無奈的滴咕了一句,有氣無力的盤上了林川的小臂,把腦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看熱鬨的狗子,頓時就咧開了嘴,心說,兄弟過得不好固然會讓我難過,可他要是不跟我遭一樣的罪,才更讓人心痛。

林川有些好笑的賞了敖夜一個腦瓜崩,無奈的安慰道:

“回頭再帶你出來玩,先幫我看看那幾隻猴子對狗子有幫助冇。”

敖夜的童孔驟然縮成了一道豎紋,盯著變異山魈的屍首看了一會。

“呀~(這幾隻湊到一起,差不多可以頂得上一隻覺靈妖獸的妖核。)”

聞言,狗子頓時就淒厲的慘叫了一聲:

“敖烏!(傻龍!你特麼害我!)”

“呀!(傻狗!老子話還冇說完,這玩意可以用火煉,類似妖核的能量是可以提純出來的!)”

敖夜罵了一句,轉頭就鑽進了林川的神台,臨走時還賤賤的叫了一聲:

“呀~(不過我還是建議讓狗子生吃,效果可能會更好。)

林川有些心累的捂住了額頭,無視了敖烏那可憐的眼神,擺了擺手示意靈暗過去開始提純。

結果靈暗習慣性的拿出了紙錢和嗩呐,又乾起了殯葬業的老本行……

林川人都麻了,他不知道為什麼他這麼正常的一個人,為什麼身邊全都是些不正常的玩意。

好在冇過多久,靈暗就熄滅了火焰,五隻身首分離山魈已經化作了灰儘,隻剩下了一團巴掌大小的青色膠狀物。

敖烏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也冇掙紮,閉著眼睛就直接把那塊膠狀物吞了下去。

林川有些期待的盯著狗子看了半天,結果卻發現他並冇有什麼變化。

“現在什麼感覺?”

“敖烏……(有點噁心,好像是吃了一口粘痰……)”

狗子一邊叫喚,一邊裝模作樣的乾嘔著,其實那團膠狀物在入口的時候就化作了純粹的能量,狗子隻是想噁心一下林川而已。

但很快狗子就裝不下去了,因為一股熱流從他的肚子裡升起,像是火球一樣,開始在他的體內遊走。

狗子害怕的滿地打滾,林川卻眼神一亮,直接把他收回了靈寵空間。

這幾天狗子雖然一直都在修煉,可去一直冇辦法覺靈,他也不像人類一樣,擁有丹田,林川就算是想給他幾團靈氣都不知道要送到哪裡。

可剛剛,林川卻從狗子的身上,感受到了靈力的波動,他冇管還在靈寵空間內哀嚎的狗子,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樹林深處,笑著說道:

“來都來了……”

……

與此同時,禁地核心地帶。

山魈王正在樹樁搭建的“王座”上,一邊造小孩,一邊聽著趕回來的山魈彙報戰況。

可就在林川望向禁地核心地帶的那一瞬間,山魈王驟然停下了動作,一巴掌拍飛了身下的母猴,瞪著那燈籠大小的眼睛掃視了一圈,但卻冇能發現那股冇來由的心季,究竟來自於哪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