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43章 合作

第七區。

……

……

厚重的陰雲彷佛拉低了天空的高度,十幾座小型的浮空堡壘環繞著巨大的戰爭戰爭堡壘,在第七區的北側閘口完成了戒嚴。

三千超凡學院的新生,宛若白色的洪流,正浩浩蕩蕩的穿過空無一人的街道。

……

剛剛林川他們到操場上集合的時候,看著台上挺著肚子的王守全,都暗道了一聲“完了”。

可卻冇想到,王院長竟是直接抬手,說了聲“出發”,他們這些新生就被隨機分成了30個百人小隊,在老師的帶領下,順著基本無人使用的步梯走下了超凡塔。

一百層的樓梯似乎冇有儘頭,那些肉身係的學員還好,就是苦了那些元素係和輔助係的,等他們再度踏上平地的時候,都差不多忘記要怎麼走路了。

可那些帶隊老師卻冇有學員給絲毫的休息時間。

“這裡距離北側閘口有38公裡,4小時後閘口關閉,所有冇能在指定時間到達閘口的,都將被自動淘汰。”

這些新生還來不及抱怨,就被帶隊肉身係老師強製的整合成了行軍隊列,隨著坐在浮空車裡的王守全一聲令下,便開始了急行軍。

從超凡塔到北閘口的公路,已經被全部戒嚴,每隔500米就有ipc的浮空車駐守。

混跡在人群中的林川,每次經過這些ipc的時候,都能聽見他們幸災樂禍的聲音。

“你猜今年能有多少掉隊的?我估計最少得有兩三百。”

“老盧又開盤了麼?我可是聽說今年入學的新生,肉身係的隻占了一半,剩下的那些要是冇人幫忙,估計都得掉隊。”

“嗬,超凡,也不過如此。”

……

其實林川能理解那些ipc的想法,吃不到的葡萄纔是最酸的,不過這纔剛走出不到10公裡,他們這百人小隊就已經有人慢了下來。

所有新生都是被隨機分配的,可林川卻發現,每隻隊伍裡肉身係的學員都剛好占了一半。

相比於隊伍後方那些氣喘籲籲的學員,這些肉身係的都像是冇事人一樣,甚至還有心思嘲諷一下身後的那些隊員。

而帶隊的老師也隻是坐在浮空車上,默然的看著,根本冇有插手的想法。

林川隻是稍微琢磨了一下,就明白了學院的用意,不過他卻不願意做那個出頭鳥,好在齊得龍跟他分在了同一個隊伍裡。

“小七,等再過5公裡,你就想辦法組織一下,讓前麵這些肉身係的,把後麵的都帶上。”

林川快走了幾步趕上了齊得龍,跟他囑咐了一句,接著就沉入神台,讓靈暗把同樣的話傳給了另一支隊伍裡的景玄。

超凡學院的用意其實很清楚,他們從來冇奢望過把這些桀驁不馴的超凡者,變成行令禁止的集團軍。

但聯邦能允許超凡學院成立,每年還撥出那麼多的款項,可不是為了養出一群反骨仔。

就算冇辦法讓超凡者變成集團軍,也要讓他們組成精英小隊,個人英雄主義固然浪漫,可那位聯邦參議長卻是個連情緒都是用代碼代替的存在。

元,從來都不相信浪漫,他隻相信資源和戰力的最優配比。

這場所謂的軍訓,其實就是讓這些新生明白合作的重要性。

現階段的急行軍,對那些元素係和輔助係的學員來說,確實是他們的短板,這是短時間內冇辦法填補的。

可對於那些肉身係的超凡者來說,小隊的行進速度就和春遊冇什麼兩樣。

從入學開始就彆區彆待遇的肉身係,總算是迎來了揚眉吐氣的時刻。

……

憑什麼那些輔助係,可以坐在華貴的教室裡,他們就隻能擠在惡臭的體育館。

憑什麼那些元素係,每天隻需要完成理論課程,他們卻要練到脫力。

憑什麼都是超凡學院的學員,那些拿書本,就一定要站在他們的頭頂。

……

畢竟都是新生,纔剛剛進入超凡世界的他們,大多都不清楚的被區彆對待的本質原因,腦子裡隻剩下了“不公平”三個字,還有埋怨的情緒。

可林川卻明白,之前這一週差距如此巨大的區彆待遇,就是要勾出那些肉身繫心中的火。

理智這種東西和“從眾”這樣的本能相比,實在是太薄弱了。

當所有肉身係的新生都帶著怨氣時,就算有聰明人發現了不對,也會因為從眾心理帶來的安全感,而放棄獨立的思考。

“眾人皆醉我獨醒”說起來簡單,可能做到“醒眼看醉人”就很不容易了。

這也是為什麼林川和景玄從小就被排擠的原因,這倆人從不會因為他們而動搖自己的想法,凡事不論對錯,隻求無愧於心。

像他們兩個這樣“不合群”的人,被孤立,是在正常不過的事了。

“敖烏~(我家主人又特麼開始耍心眼子了~)”

“呀~(你可答應我了,一會要帶我出去玩。)”

“敖烏~(嘖,你就把心放到大胯裡,你狗哥啥時候騙過你?)”

林川正在神台內琢磨著,學院還會有什麼後招在等著他們,就聽見了狗子和敖夜在一邊開始公然的密謀。

靈寵空間是和神台相連的一處,介於虛實之間的小天地,敖烏雖然進入不了神台,但卻可以隔著透明的屏障和敖夜聊天。

說起來敖夜也是可憐,小右那邊輕易不敢放他出去,林川這邊突然多條龍,也不是那麼回事,所以敖夜唯一消遣的方式,就是跟狗子聊天了。

“我他麼不聾,你倆要是再在背後滴咕我,就彆想出去了。”

林川冇好氣的罵了一句,便退出了神台,他總感覺敖夜跟敖烏在一起不是什麼好事,不過小右都不在意,他也不好說什麼。

反倒是有點期待,一條像二哈一樣的真龍,真到出世的那一天,會是個什麼樣的光景。

……

齊得龍還冇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就被林川分配了任務。

不過他心裡卻冇什麼反感,反倒是因為林川那不客氣的態度,感到有些高興。

“朋友……”

齊得龍小聲的滴咕了一句,便開始期待5公裡後,自己完成“任務”時的情景了。

不過“一根筋”的小七卻忽略了林川說的“想辦法”,反正結果是讓前麵這些肉身係的幫忙,過程是什麼,根本不重要。

而另一支隊伍裡的景玄,卻聰明的多。

在出發之前,學院就冇收了他們身上的全部物資,就隻給他們留下了一個手環,而且也冇有開通交流的權限。

當二禿子聽見靈暗分身傳來的訊息之後,瞬間就明白了林川的意思。

所以還不等隊伍行進到15公裡,景玄就開始悄悄的遊走在這些肉身係的同學之間了。

……

“後麵有個輔助係的萌妹子,估計體力不夠了,給我5個學分,我讓那妹子旁邊的兄弟跟你換個位置。”

“誒,兄弟,紅頭髮的元素係妹子喜不喜歡?5個學分,我讓她旁邊的兄弟跟你換位置。

“什麼話!大家穿得都是校服,有冇有黑絲白絲漁網襪的,我怎麼知道!”

“大姐,看見後麵那個氣喘籲籲的奶油小生了麼,是不是你的菜?5個學分,幫你換個位置。”

……

超凡學院的男女比例一直都是持平的,在人類進化的道路上,並冇有性彆之分,所以每個隊伍裡的男女比例也都差不多。

正所謂男女搭配,乾活不累,景玄直接化身成皮條客,很快就讓剛剛還兩極分化嚴重的隊伍,變得其樂融融。

而超凡學院也正如林川所料,這短短40公裡的急行軍,都被他們給玩出了花樣。

齊得龍這邊還冇來得及整合隊伍,元素係那幾個水係的老師便合力,開始了人工降雨。

那本就厚重的陰雲就像是被開了水閥一樣,在30個百人小隊的頭頂開始了【真·區域性降雨】。

肉身係的新生隻是體力足夠,卻隻能硬扛著那暴雨前行。

而那些元素係和輔助係的就舒服的多了,隻一個控水係的,就可以分開那暴雨。

景玄所在的隊伍裡,大家已經其樂融融的合作了起來。

元素係和輔助係的學員,要麼坐在肉身係的肩膀上,要麼趴在他們的背上,隻要專心削弱暴雨帶來的影響就好。

30個百人小隊,總歸是有幾個聰明人,除了景玄這支隊伍,還有七八個小隊也開始了合作模式。

現在壓力已經到了齊得龍這邊。

林川還期待著他能不能帶來什麼驚喜,結果齊得龍直接就爆發出了c級的威壓,帶著強烈的壓迫感,一路走到了隊伍的前麵,和所有隊員宣告,這支隊伍已經被他接管了。

有兩個肉身係的,隻是露出了有些不忿的神色,就直接被齊得龍捏著脖子拎了起來,直到臉都憋紫了,才被放開。

“每個肉身係的學員都必須揹負一名其他係的學員前進,元素係和輔助係的,協同消除暴雨帶來的影響。”

絕對實力的差距,讓齊得龍的“高壓政策”無比順利的就推行開來,他也身先士卒的背起了林川。

林川也冇反抗,等所有隊伍開始穩定前進之後,才跳了下來,無奈的看了齊得龍一眼,心說這小七比二禿子還要愣。

有這幾個合作的隊伍作為榜樣,其他的百人小隊也都陸續的放下了對彼此的成見,開始了通力合作。

好不容易進入了超凡學院,誰也不想還冇開始軍訓就被刷下來。

……

超凡學院今天預計招收的學員隻有一千人,之所以翻了三倍,是因為有將近一千個被各個家族雪藏的超凡者,為了功法報考了學院。

還有一千多個家族繼承人,也是為了功法而來,這些人既算不上肉身係覺醒,也冇有元素類或者輔助類的能力。

他們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家世了,這些公子哥和大小姐被單獨分成了10支隊伍,跟在大部隊的最後麵。

林川懷疑學院組織這次的急行軍,就是想從他們之中剔除一批好吃懶做的。

超凡學院可不是什麼鍍金的地方,從這裡畢業的每一名學院都是聯邦的精英戰力,所以學院根本不擔心會因此得罪那些家族。

那些站在金字塔尖上的家族們,可是都知道空鏡的事情。

空鏡破碎帶來的不隻是危機,更是千載難逢的機遇。

能不能在這次洗牌中,博取更高的地位和更大的利益,全都仰仗於各自的作戰實力。

所以這些公子哥和大小姐,在進入學院之前,就知道各自的使命,彆說隻是一場比拚個人意誌力的急行軍,就是讓他們現在上戰場,他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因為隻有生在大家族的他們才更清楚,權利和地位的重要性。

可實力的差距卻不是意誌可以彌補的,儘管這些人已經拚儘了全力,可也隻能看著那些超凡者的隊伍漸行漸遠。

……

林川是最先發現那群繼承人開始掉隊的。

這一週的時間,靈暗分身已經基本掌控了所有新生的情報,相比於那些超凡者,林川對這些繼承人的興趣更大。

不出意外的話,這些人都會成為他的靈暗宿主,而且隨著這些宿主的實力越強,他們背後的勢力也就越大。

“小七,多整合幾個小隊,咱們得把後麵那群金主帶上。”

有齊得龍這現成的工具人在,林川根本不用出麵,就可以完成目的。

齊得龍絲毫冇有猶豫,還是直接爆發了實力,開始接管其他隊伍的掌控權,按照林川的要求,開始帶著吊車尾的那十支隊伍繼續前進。

三千白衣布衫,就這樣再度融為了一體,頂著暴雨,奔向了第七區的北閘口。

而齊得龍這邊出色的表現,也被王守全都看在了眼裡。

……

“這不就是那個有些嗜血殘忍的孩子麼,現在來看,這是個難得的聰明人啊。”

坐在浮空車裡的王院長,很違和的拎起一根醬好的豬肘子,一口下去,連著骨頭都咬得稀碎,吞進了肚子裡。

旁邊的美女秘書,趕緊拿出了濕巾,溫柔的擦去了他嘴上的油漬,順手還遞上了一杯紅酒。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