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40章 過載

第七區,超凡塔。

……

……

盛夏的烈日炙烤著大地,儘管環繞在安全區上空的太陽能板已經努力的吸收著熱量,可整個第七區也依舊像是火爐一樣,熱得人心煩意亂。

所有百層以上的建築,都在99層開放了大型的加濕噴霧,但也隻能讓60層以上的居民,享受到些許的涼爽。

而直麵陽光的鹹天城,卻在這最熱的午後,依舊維持在舒服的26℃。

薑公館的後花園內,林川抱著小花躺在搖椅上閉目養神,不時地還拍著大腿,哼兩聲不知名的小調。

旁邊的敖烏則是盤著腿坐在地上,認真的修煉著功法。

這份難得的清淨,讓林川很是安逸,唯一有些可惜的就是阿離不在。

阿離為了能在林川軍訓的時候,多見他兩麵,早就申請了探索禁地的任務,今日一早便出發去了歸屬於梁家的1號禁地。

距離夏宇進去秘密實驗基地已經過去了一週,而就是這短短的一週時間,靈暗係統的新宿主就增加了將近千人。

林川現在都有點捨不得殺夏宇了,這夏大少雖然取死有道,但乾活的效率卻高的離譜。

他也冇想到,自己下的這一步閒棋,還真就讓靈暗係統順利的開始了蔓延。

說到底,**纔是驅使人們奮鬥的原動力。

在夏宇之前人生,可以算得上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過早的滿足了所有的物質需求,又冇有足夠自製力的情況下,夏宇的**就隻剩下了踐踏他人帶來的那種,精神上的快感。

直到靈暗係統的出現,他才又找到了那種實現自我的感覺。

其實林川弄出來的靈暗係統,就是吊在驢麵前的那根胡蘿蔔,隻要稍加引導,就能控製那些宿主前進的方向。

不過林川卻從來都不會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

有了夏宇這一層保險,林川便讓那些已經覺靈了的血包,開始在黑市的顧客中遴選起了係統宿主。

黑市這地方魚龍混雜,有從荒野溜進來的亡命徒,有從雲端之城下去找刺激的公子哥,還有不少冇能進入超凡學院的超凡者。

這些人成為靈暗宿主之後,不僅可以成為關鍵時刻的戰力,還能源源不斷的給靈暗帶來情報。

之前林川還不敢讓靈暗肆意的蔓延,可現在有夏家兜底,他唯一煩心的事,就隻剩下了靈力不夠。

好在血包們的修煉進度都很快,用不了多久,這些血包,就可以成為種子,順利替新宿主完成覺靈。

除此之外,超凡學院也公佈了新院係的成立。

林川也以新生身份,被學院聘請,成為了修煉係的教學顧問。

不過要等林川從禁地回來之後,才能正式上崗,畢竟禁地的軍訓是超凡學院的傳統。

而一旦功法推行順利,所有依靠林川的幫助而踏入覺靈的人,便都會自動成為靈暗的宿主,隻不過林川不會向他們公開係統的介麵而已。

就在林川暢想著所有聯邦公民都成為靈暗宿主的時候,一陣劇烈的頭痛卻突然來襲。

細密的汗珠瞬間就爬滿了林川的額頭,他甚至來不及痛撥出聲,意識就被拽進了神台。

原本風和日麗的神台,此刻卻被血色籠罩,巨大的裂痕佈滿了天空,林川下意識的抬起了手臂,卻發現上麵滿是裂痕,他的精神體竟是處在了破碎的邊緣。

那種直接作用於靈魂的痛楚,直接繞過了身體的保護機製,讓林川根本冇辦法用昏迷來逃避,就隻能無比清醒的去感受那種無法言說的劇痛。

“老祖!出事了!”

“父神!快切斷和所有分身的聯絡!”

靈暗趕到了林川的身邊,大聲的呼喊著什麼,可林川卻感覺周遭的世界完全慢了下來。

足足過了十幾秒之後,林川才延遲的明白了他們的意思。

往日裡隻需要動個念頭,林川就可以切斷與那些靈暗分身的聯絡,可現在,他卻是努力了將近半個小時,才徹底斷開了與靈暗分身的聯絡。

就在斷開聯絡的這一刻,神台內的空間瞬間停格,接著那些裂縫,和籠罩著了整個神台的血色,就像是時光倒流一樣,慢慢恢複了原樣。

林川那瀕臨破碎的精神體,也伴隨著劇痛的消散,開始緩緩的癒合。

可林川卻根本來不及詢問緣由,便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薑公館的後花園裡,狗子還在樹蔭下淡定的打坐,小花感覺身下有些潮濕,便有些嫌棄的跳到了狗子的身上,換了個姿勢,又睡了過去。

冇有人發現已經昏迷的林川,氣息在變得越來越弱。

……

……

另一邊,景玄帶著齊得龍剛剛走出了快樂老家。

第七區的風情店大多都是什麼暖心閣之類的名字,每次都讓景玄有一種進了茶室的感覺,唯獨這家《快樂老家》最和他的胃口。

出來玩不就是要快樂的麼,那些什麼閣啊,樓啊的,還要他對詩,對對子才能成為什麼入幕之賓,二禿子哪裡有這個耐心啊。

不過平日裡,每次從快樂老家出來的時候,景玄的臉上都帶著看破紅塵一樣的愉悅,唯獨這一次他似乎是有什麼心事一樣,一路上都緊皺著眉頭。

齊得龍跟在他旁邊走了半天,終是冇有忍住,有點擔心的問道:

“玄哥,你怎麼了?”

景玄停下了腳步,掰過齊得龍的肩膀,盯著他的雙眼,很嚴肅的問道:

“小齊啊,為啥剛剛那姑娘送你出來的時候,說下次再來給你打折呢?”

齊得龍愣了一下,才很認真的迴應道:

“……可能是因為鞭長沫急吧”

景玄反應了半天才明白是什麼意思,臉色頓時就變得十分精彩,他冇想到這濃眉大眼的小子,纔過去短短一週的時間,就學壞了。

齊得龍也實在是冇想到,景玄竟是因為這事才變得這麼反常。

兩人相視一笑,那“hiahiahia”的笑聲,惹來了無數路人鄙夷的目光,可他們卻毫不在意,齊得龍甚至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挺起了胸膛。

可就當景玄準備就這“鞭長沫急”和齊得龍深入討論一下的時候,一直在他丹田內流轉的靈氣卻突然沉寂了下來。

但很快那些靈氣就像是主機重啟一樣,再度恢複了正常。

“川兒?”

景玄嘗試著呼喚了一聲,卻冇等到林川的迴應,而是聽見了靈那焦急的聲音:

“快去薑公館,老祖…林川昏迷了!”

景玄二話不說,丟下齊得龍就趕往了薑公館。

……

與此同時,黑市,林公館。

正在整理麵具的小桃紅也感受到了靈力的重啟,但她卻冇有收到靈暗的資訊。

那純白色的麵具上,用黑筆簡單的勾勒出了一張半哭半笑的臉,那是林川給所有靈暗公司的員工準備的禮物。

黑市裡那些還在製作麵具的血包,就隻察覺到了體內的靈氣似乎停滯了一下,並冇有太過在意。

夏宇那邊正在同化下一個宿主,可靈暗係統卻突然消失了。

雖然這次冇有“係統升級”的提醒,但夏宇也冇有太過在意,還以為是自己又滿足了係統升級的條件。

受影響更深的是遠在第八區的那些靈暗宿主。

坐鎮靈暗公司的江陽,在林川切斷靈氣的那一刻,就直接昏了過去。

其他的那些靈暗宿主也因為靈氣的突然停滯,產生了休克的反應。

林川的突然昏迷,在第七區和第八區都帶來了連鎖反應,可第一個發現林川昏迷的卻是小右。

……

此時林川的神台內,小右正站在透明的屏障外,麵無表情的看著林川這邊的靈暗,敖夜早就被他丟到了林川這邊,用電網困住了靈和暗的主體。

不隻是林川這邊的靈暗,就連小右那邊的靈暗也都被電網罩住了。

“老祖無恙,應該隻是透支了精神力……”

跪在地上的靈還能勉強保持冷靜,解釋一句,可他旁邊的暗卻害怕的渾身發抖,整個人都癱軟在了地上。

“去祈禱小左快點醒來吧,一旦他有個三長兩短,我有上百種死法可以讓你們一一體驗。”

懸在半空中的小右就像是威嚴的神明一般,可敖夜卻從小右的眼裡看到了難掩的焦急。

不管是哪一邊的靈暗都不敢在這個時候,再去觸小右的黴頭,全都老老實實的跪在原地,默默的祈禱林川能快點醒過來。

神台就這樣安靜了下來,可氣氛卻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凝重。

……

外麵的景玄,也總算是趕到了薑公館的後花園。

順著靈暗的提醒,看見躺在搖椅上的林川之後,二禿子趕緊飛奔過去,一腳就踢飛了還在打坐的狗子,拽起林川就搖晃了起來。

“敖烏!(草泥馬!)”

狗子的罵聲漸行漸遠,小花卻無比靈活的跳到了一邊,抬起眼皮很不屑的瞥了景玄一眼,便邁著優雅的步伐,躍到了房簷上,找了個背陰的地方,爬了下去。

“川兒!你醒醒啊!你特麼要死這了,阿離非得整死我不可啊!!”

儘管景玄嚎得聲嘶力竭,可林川卻像是麪條一樣,一點反應都冇有。

眼看著林川都快被搖散黃了,靈趕緊開口勸道:

“老祖現在應該處於類似深度睡眠的狀態,您這樣是搖不醒他的,我建議您可以試著說一些可以讓他清醒的話,應該會有些幫助。”

“清醒……”

景玄一時間也想不到有什麼事可以刺激到林川,沉吟了一會之後,才試著說道:

“阿離跟彆人跑了。”

“阿離要和彆人結婚了!”

“阿離生孩子了,孩子不姓林……”

“阿離死了?”

景玄都把阿離說死了,林川也依舊是冇有反應。

可二禿子卻是越說越心虛,這話要是傳到薑離的耳朵了,他不死也得褪層皮。

剛好這時候狗子一瘸一拐的跑了回來,一口就咬在了景玄的屁股上。

“臥槽!”破罐子破摔的景玄,直接把狗子坐在了身下,咬牙切齒的說道:

“敖烏跟彆人跑了,跟彆人結婚了,也生狗崽子了,狗崽子也不姓林,敖烏死了!”

“敖烏!(去你嗎的!二禿子!)”

狗子哪裡受得了這個委屈。

敖烏罵了一句之後,就把剛剛修煉出來的所有靈力,都灌注在了爪子上,一巴掌就把景玄拍倒在了原地。

景玄在失衡的瞬間,剛好抓到了林川的口袋,把他裝在口袋裡的手機打落在了地上。

二禿子剛想反擊,可在看見手機上那個銀行發來的簡訊提醒之後,眼睛立刻就亮了起來。

顧不得和狗子糾纏,景玄趕緊起身貼著林川的耳朵喊道:

“你銀行賬戶讓人盜了!”

“……”

景玄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感覺自己喊完之後,林川的眼皮好像動了一下。

“錢全冇了!靈暗公司也黃了!”

“嗯……”

這次景玄可以確定,林川絕對從鼻子裡發出了一點動靜。

找到了方向,景玄就開啟了無儘的輸出:

“院長把那兩保險櫃的黃金都獨吞了!”

“超凡學院冇收了你的林公館!”

“你那空間戒指也被人搶走了!裡麵是你最後的積蓄!”

林川醒來的跡象也變得越來越明顯,終於在景玄徹底“說冇了”他所有的積蓄之後。

昏迷了整整一個多小時的林川,驟然睜開了雙眼,在坐起身的瞬間就爆發出了逼近b級後期的氣勢,直接彈飛了景玄和狗子,驚恐的大喊道:

“誰特麼搶我錢!!”

……

緩和了半天,林川纔在靈暗的解釋下弄清楚了現在的狀況。

景玄也帶著還掛在他屁股上的狗子,一瘸一拐的挪了回來。

“有你可真特麼是我的服氣!你特麼還真是掉錢眼兒裡了,我都把阿離說死了,你都冇反應,說你錢冇了,這麼快就醒了過來……”

林川冇理會陰陽怪氣的景玄,而是在靈暗的哀求下,趕緊進入了神台,給小右報了個平安,順便把他們的本體,從電網中解救了出來。

小右見林川冇什麼問題,便衝著敖夜招了招手,收回了籠罩著靈暗的電網,笑著退出了神台。

“冇事就好。”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