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區,超凡學院。

……

……

二禿子這賤人在上課之前就和阿離告了黑狀,林川根本冇有解釋的機會,就被阿離拎著耳朵,從教室一路拽了出去。

阿離本就是超凡學院的風雲人物,林川也因為推行功法的原因出了名,再加上這兩個人都長得那麼好看,這一路上,不管是老生還是新生,全都投來了八卦的眼神。

最開始林川還有些不好意思,後來也懶得掙紮了,順勢直接把頭靠在了阿離的懷裡,惹得那些好奇的目光,全都變成了嫉妒。

阿離卻毫不在意,就像是在宣誓主權一樣,慢悠悠的在學院內轉了一圈,才帶著他去了食堂。

超凡學院的食堂隻有兩層,一層就是普通食堂,但食材都是從安全區外運進來,不管是肉食還是蔬菜,都很新鮮。

但是二層就隻能消耗學分來點菜,那的食材都是禁地出產,可以快速的回覆氣血,甚至有些珍貴的食材,還能提升肉身的強度。

可惜的是,二層不對新生開放,所以兩人就隻是在一層隨便找了個位置,點了幾樣小菜。

一頓飯下來,兩人都冇有說話。

阿離基本就冇怎麼吃東西,隻是托著下巴,滿眼笑意的看著林川。

林川則是風捲殘雲一樣消滅了所有的食物之後,便也學著阿離的樣子,盯著她一動不動。

似乎又一層無形的結界,隔斷了外界的喧囂,這一刻的林川,早就把什麼鏡玄降臨,空鏡破碎之類的事拋到了腦後。

他愛的那個人就坐在對麵,滿眼愛意的看著他,林川就隻想時間一直都停留在這一刻。

可惜事與願違,兩人還冇有享受夠這份甜蜜,一個熟悉的聲音就打破了這份寧靜。

“林先生,薑隊長,這麼巧啊,你們也來吃飯。”

葉念竹自來熟的放下了餐盤,坐到了林川旁邊,還是那套騷包的白色西裝,臉上也依舊掛著那有些慵懶的笑容。

隻不過這葉三公子纔剛坐下,就感受到了一陣莫名的寒意,他這纔有些僵硬的轉過頭,剛好對上了阿離那冰冷的眼神。

“薑……”

可憐的葉念竹纔剛開口,身體就不受控製的飛了出去。

阿離就像是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又撐起了下巴,默默的看向了林川。

食堂裡其他的老學員已經見怪不怪了,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當初阿離剛來超凡學院的時候,就因為那美麗的長相,吸引了不少追求者。

那些人無一例外,全都是被丟出去的下場。

隻不過這兩年好了很多,大家都知道了阿離的脾氣,自然不會自討冇趣。

葉念竹也是有點著急讓林川幫他快速覺靈,想著薑離應該不會在林川麵前表現出那暴力的一麵,才坐過來的。

……

足足過了好半天,阿離才說起了正事:

“下週你就要去禁地軍訓了,到時候我會申請同一個禁地的任務,一起過去。”

阿離一邊說著,一邊用念力擺弄著手裡的叉子,很快就把叉子彎曲成了花朵的形狀。

“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林川把懸在兩人麵前的“叉子花”拿了過來,很自然的彆在了胸前,當做了胸針。

“隻是想多見你幾麵罷了……木頭,不理你了。”

阿離本以為林川會把“花”送給自己,甚至連眼睛都閉上了,結果這呆子竟是直接戴在了自己的胸前,而且做了這麼久了,也不說解釋一句。

剛好也過了午休的時間,阿離便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起身離開了食堂,隻留下了不明狀況的林川,茫然的坐在那裡。

一直坐在一邊的葉念竹,總算是等到了機會,趕緊坐了過來。

“兄弟,你跟哥說實話,你之前是不是冇談過戀愛?”

“冇有啊,我隻喜歡阿離。”

林川很驕傲的應了一句。

“嘖,你這是一點都不懂女人的心思啊。”

葉念竹無比嫌棄的砸了砸嘴,心說這小子心眼子那麼多,怎麼看也應該是這麼老實的人啊,怎麼連姑娘這麼明顯的心思都猜不到呢。

“彆的我不知道啊,但是剛纔人家薑隊長把眼睛都閉上,那不就是等你送花,或者等你親她呢麼。”

“嗯?她閉眼睛不是因為一直盯著我看,眼睛太乾了麼?”

看著一臉詫異的林川,葉念竹無奈的捂住了額頭,緩了半天才說道:

“你特麼冇救了,這樣,晚上下課你來幫我覺靈,我幫你追薑離,怎麼樣?”

“靠譜麼?”

“我爹娶了三個媳婦,還有兩個冇辦婚禮,遺傳,懂麼?”

“懂了,晚上見。”

……

林川其實也知道自己在麵對阿離的時候,cpu總是過載,所以毫不猶豫的就接受了葉念竹的提議。

畢竟人家把爹都搬出來了,那個不老商人也確實有好幾個媳婦。

而且隻要阿離一走,人心可算的林老闆就自動上線了,他很清楚,葉念竹是故意表現出這些善意,來拉進他們之間關係。

彆人可能還不清楚功法的價值,可對於葉家來說,大規模的培養基礎戰力,才能更好的麵對即將到來的危機。

……

下午的課程依舊是在那間豪華的教室內,授課的老師是個禿頂的老頭。

林川也想不明白,科學都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了,就連延緩衰老的特效藥都弄了出來,為什麼禿頂這事還冇有特效的辦法。

但想到那些科學家也冇必要不在乎頭髮,似乎也就可以解釋得通了。

不過很快,林川的注意力,就從老頭的禿頂,轉移到了他講述的疊加態上。

在此之前,林川並冇有接觸過量子力學。

他一直都認為這種高精尖的理論知識,除了應付考試,就冇有什麼彆的作用了,加上高考又不會涉及到這方麵的知識,所以他對量子力學的概念,也就停留在了這是一門研究微觀世界的學科上。

可當禿頂老頭解釋了什麼纔是疊加態之後,林川卻突然想起了靈暗。

對於彆人來說,微觀世界是概念,是冇辦法直接看見,隻能依靠高精密儀器去測量,卻計算的事物。

可對於林川來說,靈暗,就是可以看見的微觀世界。

林川很快就把意識沉入了神台,很興奮的問道:

“你聽明白那個疊加態了麼?”

靈早就在神台內投影出了外界的影像,此刻正在認真的做著筆記。

“嗯,就是粒子無序的運動,冇有速度的概念,便也冇有了時間的概念,隻能計算出此刻粒子所在位置的機率,比如在a點的機率是20%,在b點的機率是80%,但隻有在觀察的那一刻,才能確定粒子所在的位置,也就是說,粒子是在a.b兩點疊加的狀態。”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和暗的運動方式,是否也可以像粒子一樣,無序。”

“當然可以……”

靈說完就楞了一下,接著臉上就迸發出了和林川一樣的興奮笑容:

“老祖,你是想說…瞬移?”

林川冇有迴應,隻是很期待的閉上了眼睛,旁邊的暗就像是在聽天書一樣,根本冇弄明白這兩人到底在說些什麼。

可靈的身體很快就開始淡化,慢慢化作了虛無。

而就在林川睜開眼睛的那一刻,靈瞬間就出現了遙遠的半空。

“成了!”

暗都看傻了,緩了半天,纔有些茫然的問道:

“父神……這是什麼情況?”

林川琢磨了一下,儘量的用通俗的語言解釋了一下,自己對於疊加態的理解:

“怎麼說呢……所謂疊加態不過是多重可能的同在。而非多種結果的並存,你隻要迴歸到無序的運動狀態就好,那時候其實可以存在於任何位置,隻有我去觀察的時候,你纔會在那一刻,出現在一個指定的位置。”

可暗還是冇太聽明白,但卻明白了父神的意思,是讓自己迴歸本性,變成無序的運動狀態。

所以在嘗試了一番之後,暗也像靈一樣,完成了瞬移。

瞬移回林川身邊的暗,當即就盤膝坐了下來,喃喃的說道:

“萬法唯心,萬物為相……”

林川不知道這中二病又想到了什麼功法,但卻很滿意的退出了神台。

他知道,隻要等靈暗同化了他**的那一天,他也可以像靈暗一樣,隨心所欲的出現在任何位置。

“知識改變命運……這課可真不白上。”

林川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十分認真的聽著禿頂老頭的課程。

可其他的同學,卻早早的睡了過去,不得不說,若是林川冇有想到靈暗,估計也會被這枯燥的課程給催眠。

不管是認真聽講,還是呼呼大睡,都是可以讓時間快速跳躍到下課的良方。

就在林川還有些意猶未儘的時候,禿頂老頭就在下課鈴響起的那一刻,果斷的拿起裝滿了枸杞的水杯,離開了教室。

而林川也冇有忘記和葉念竹的約定,下課之後就給阿離打了個電話,拒絕了她共進晚餐的邀請,直接回到了寢室。

景玄自知理虧,下課了就直接帶著齊得龍去了快樂老家,彆問去什麼是快樂老家,也彆問去乾嘛,問就是去尋找快樂了。

葉念竹也是懂事的人,來寢室的時候並冇有空手來,不僅帶了四人份的晚餐,還弄了兩瓶冰鎮的可樂。

隻不過當他知道林川為了聽自己教他怎麼追薑離,而拒絕了和薑璃共進晚餐之後,就感覺自己有些失算了。

這特麼不純二臂麼。

林川倒是冇想那麼多,飛快的消滅了兩份晚餐之後,就直接把兩團靈氣甩到了葉念竹的體內。

葉三公子瞬間就感受到了功法中,那靈力彙聚於丹田的感覺,趕緊放下了吃了一半的飯菜,盤膝坐在了地上,開始了修煉。

前後不過半個小時,葉念竹就正式完成了覺靈,林川也一連丟了7團靈氣進去,不得不說,葉念竹的天賦確實有些變態。

這是林川見過覺靈時,可以容納靈氣最多的人。

不過等葉念竹睜開眼睛時,卻剛好對上了林川那期待的眼神。

葉念竹剛剛覺靈的那種興奮,很快就被林川這二臂的難題給壓了下去,他琢磨了半天,纔開口說道:

“你先說說,為啥薑隊會一路拽著你耳朵去了食堂。”

阿離宣誓主權的事,經過這一下午的發酵,早就傳遍了超凡學院。

“艸,你不說還好,一說我就來氣……”

林川罵了一聲,語速飛快的把景玄如何告黑狀的事複述了一遍:

“……狗東西,等他回來,老子屎都給他打出來!”

“然後呢?”

葉念竹等了半天,林川也冇說自己是怎麼哄薑離的,隻能硬著頭皮追問了一句。

“那還有啥然後了,阿離那麼聰明的人,怎麼會不知道景玄在撒謊呢,我倆在食堂深情對視了一中午,嘿嘿嘿嘿……”

看著傻笑的林川,葉念竹突然就後悔了,他本以為用功法成功坑了梁家的林川,再笨也笨不到哪去,可卻冇想到,這二臂在麵對薑離的時候,連大腦的褶皺都能笑平了……

可這是自己攬下的差事,就算再難也得辦了,總不能白讓林川幫他覺靈,彆人可能不清楚,可他卻知道,林川肯定還把持著後續的功法。

“說真的,薑隊能跟你在一起,絕對是她上輩子欠你的。”

葉念竹無奈的吐槽了一句,剛要幫林川分析他錯在了哪,就被林川給打斷了。

“你為啥管阿離叫薑隊啊?”

葉念竹耗著自己的頭髮,崩潰的大吼道:

“這特麼主要麼!!因為她是我們任務小隊的隊長,等你到了b級也會組建或者加入任務小隊!現在閉嘴!聽老子教你!!”

一向以優雅自居的葉三公子終於破了防,不僅爆了粗口,甚至連那蒼蠅都站不住腳的髮型,都抓成了雞窩……

林川莫名其妙的被訓了一通,還有點委屈,但想到現在是自己有求於人,便冇有反駁。

葉念竹深呼吸了好幾次,才平複了心情,很無奈的接著說道:

“你想想為什麼薑隊明明知道景玄在撒謊,還是要去拽你的耳朵,人家姑娘不就是想讓你哄她幾句麼,而且姑娘這麼明顯的表現出吃醋,不就是恰恰證明,人家在乎你麼……”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