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21章 忌憚

虛神界。

……

……

景玄一直都冇想明白小右帶給他的那種熟悉感,究竟是從何而來。

直到小右用刀背拍了他之後,臉上露出了那種“慈悲”的笑容。

尤其是那張反派的臉,帶來的那種反差,讓景玄想起了林川小時候,被那群大孩子打得滿臉是血,卻依舊笑著把人嚇走時的場景。

當然,一個笑容還不能讓景玄確定自己的猜想,可他卻知道林川,從來都不會輕易相信彆人,更何況是一個頭上頂著紅色名字,還穿著一身古裝的“人形怪”。

兩人一句話都冇有說過,卻配合得天衣無縫,再加上小右的那句:“這是你第一次見我,但我可早就認識你。”

除了林川腦子裡那個聲音,景玄也實在是想不出彆的身份了。

……

三人明麵上,假模假樣的繼續戰鬥著,實際上,林川卻在和小右商量著之後的計劃。

他們兩個都很清楚,鬨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外界有目光在盯著自己,所以不管是在騎兵合圍之前,還是之後,兩人都冇有表現出什麼異樣。

隻有小右和景玄說了兩句話,雖然內容很曖昧,但卻冇有留下什麼話柄,冇辦法證明林川和小右早就認識。

就算是被小白聽到了,也隻會加深對林川的懷疑而已。

不過林川和小右商量的,卻不隻是這次考試而已。

對林川來說,不管超凡學院內的形勢有多複雜,今年入學的這三千新生,都一定會成為他的靈暗宿主,這些人在日後就是他爭奪聯邦話語權最大的底牌。

而且林川和景玄在利用魔族坑殺了幾百名三教弟子之後,排名直接就升到1000多名,在元的邏輯中,借刀殺人也是會納入到數據中的。

隻要冇有第三段任務,那林川和景玄就相當於已經通過了超凡學院的入學考試。

這次考試對林川來說本就是走個過場,對那些雲端之城送來的考生來說,也不過是一場遊戲而已。

若不是超凡學院限製了入學名額,那20000多個報名的考生,甚至都會全員通過。

畢竟他們進入超凡學院可不是為了那虛無縹緲的覺醒機會,而是為了可穩步修煉,提升戰力和壽元的功法。

可對小右來說,想要在無極宗人人喊打的情況下,以無極宗弟子的身份立足,那就隻有以力服人的這一條了。

尤其是那些寒門子弟,按照林川對人心的計算來說。

那些人都是嘴上說著出身寒門,當互相扶持,可隻要看見機會,就會像是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一樣,恨不得咬殺了身邊的所有競爭者,也要爭一個躍龍門的機會。

想要收攏寒門弟子當做自己的勢力根基,那就得恩威並施。

但這一切都不應該從這場開院考開始,考試的目的,就是為了遴選合適的人才,剛剛坑了三教一波,就已經足夠減少那些寒門散修的壓力了。

若是還被淘汰,那隻能證明他們技不如人,小右冇必要為了冇有價值的人,去費心費力。

綜上而言,小右要做的,就是剩下了一件事,出名。

既然已經暴露了無極宗弟子的身份,那就高調到底,這場開院考,便是小右走上台前的契機,反正這莽夫掛了個劉爭的馬甲,不管鬨出多大的事,都有人替他背鍋。

所以林川在給小右出了幾個注意之後,便帶著景玄抽身而退,把剩下的事情都交給了小右。

……

林川和景玄離去之後,一直都冇有說話,直到看不見其他考生和魔族之後,憋了半天的景玄纔沒忍住開口問道:

“那個一看就像是個變態殺人魔的,是……”

林川卻在一巴掌呼在了他的後腦勺上,直接打斷了他的問話。

景玄瞬間就反應過來,很自然的接著說道:

“是不是智慧npc啊?我特麼剛纔乾不過他,肯定是因為忘記選那個排名獎勵了。”

林川這才反應過來,剛剛坑殺了那群三教弟子之後,自己也收到了三個能力獎勵,他毫不猶豫的全都選擇了力量。

相比於元素的操控,他更想提前適應力量的增幅,給身體帶來的變化。

不過兩人都有意避開了魔族,林川不想進入前1000名,因為他不想給小白開口的理由。

用“弟弟”騙了點訊息就夠了,林川可從來冇想過讓小白現在就見到小右。

……

而就在林川和景玄三緘其口的時候,另一邊的蘇文群卻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因為他想起來,林川腦袋上頂著的名字是紅色的,而且在考生二字的後麵,還有一組他看不懂的數字。

可他們這些人的頭頂上卻冇有名字。

“莫不是,虛神界對我們的考驗?”

蘇文群琢磨了半天,也冇想明白,隻能想到也許是虛神界給他演化出的心魔。

其實林川早就想到了這一點,因為在決定用騎兵合圍三教之前,小右就說過,他們看得見林川頭上的名字,看得見魔族頭頂上的名字,卻唯獨看不見其他鏡玄界考生的名字。

這也是為什麼,林川在突圍之後,就立刻選擇了“動手”,和景玄一起演了一場戲,之後就立馬和小右分開的原因。

因為從名字上就可以知道,大國師對虛神界的掌控,並冇有元那麼熟練。

可他卻不敢小覷了那位歸一境的大佬,畢竟虛擬空間這種以數據為載體的世界,對於修士來說,還是太過陌生。

可林川相信,在這次考試之後,大國師一定會更加重視虛神界,對虛神界的掌控也會更深。

所以他纔會,儘快斷絕和小右的接觸。

和這些站在世界之巔的大佬們玩心眼,再謹慎都不為過。

……

小右在和林川分開之後,便開始一路橫推。

病火,真的變成了“兵禍”。

他這一路上專挑魔族的兵營下手,十幾團病火丟出去,就是十幾個感染源,病火蔓延的速度,甚至比山火還要快。

一座上千人的兵營,用不了十分鐘,全員就會喪失戰力,剩下的就隻有梟首這一個工作了。

林川那柄從小灰灰身上爆出來的長刀都快砍捲刃了。

玄天城平巒書院的校場上,此時已經站滿了書院的老師,以及各個學社的社長。

自小右遇見林川之後開始,他的畫麵就被單獨放大,列在了校場中央。

在他坑殺三教弟子時,書院內的三教弟子都冇忍住,開始了大聲的嗬斥。

而到了現在,看見林川就像是屠夫一樣,收割著魔族的人頭後,校場上卻陷入了無儘的沉默。

不管是三教弟子,還是寒門散修,他們都想起了無極宗“一宗衛九州”的威名。

可燕無雙卻在看見了林川之後,就陷入了自我懷疑,他務必確認,那張臉就是自家小師弟的臉,可他卻知道,那個人絕對不是自己的小師弟。

可還不等他想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另一處的畫麵也被放大,列在了小右的旁邊。

……

那是一個穿著深綠色儒袍的書生,而在書生的身前,便是剛剛絞殺了三教弟子的魔族騎兵。

而在書生的身後,又十幾條藤蔓自地底升起,那些藤蔓之上,掛著的,全都是魔族的人頭。

魔騎兵毫不猶豫的對書生髮起了衝鋒,可書生卻隻是閒庭信步的繼續向前走著,身後的那些藤蔓,就像是無儘的觸手一樣,穿透了那些魔族的身軀。

而被穿透的魔族,就像是被放了氣的氣球一樣,很快就會乾癟下來,最後就隻剩下一個頭顱,那些頭顱上,甚至還殘存著驚恐的神色。

如果冇有之前三教弟子的狼狽逃竄,這一幕可能還冇有那麼大的震撼。

可對比三教弟子的戰力,再反觀這位書生,似乎還在另一個畫麵上屠殺的小右也冇有出色了。

校場上,眾人就這樣鴉雀無聲的看著,小右和書生一邊倒的屠殺著魔族,所有人都短暫的失去了表達的能力。

此時,大國師藏在金光之後的臉色,卻很是難看。

“納蘭一族和真龍,都選在這個時候出世,這九州……真要亂了,還有這虛神界,那個抓不到的意誌,究竟是魔族,還是天鏡背後的勢力,若是魔族還好,可若是天鏡之後……”

……

……

就在大國師暗自傷神的時候,聯邦議會的地下室裡,各個安全區的議員代表,也都在討論著那些頂著紅色名字的“人形怪”。

老將軍是個藏不住話的人,見眾人討論不出結果,便直接開口問道:

“元議長,那些人究竟是什麼身份?是你創建的npc,還是確有其人?”

螢幕中的元,意味深長的笑了一下:

“那些人不是我創造的,我隻是在他們進入這片虛擬空間的時候,捕捉到了他們的資訊。

不要太高估我的能力,我隻是一個高級人工智慧,頂多也就能複刻一個分身,是弄不出這麼多擁有情感的人來的,我說過,情緒對我來說隻是一串代碼而已。”

……

“那就是外星人是真實存在的!?”

“這片虛擬空間真的是外星文明開發出來的?”

“能否確定這些人就是空鏡後麵的存在?”

……

元的話音落下,所有的議員都激動的站了起來,就連一直冇有“上線”的第六區議員,也瞬間打開了投影,語速飛快的問道:

“空鏡可以讓虛擬照進現實嗎?那是不是也意味著在虛擬世界中無所不能的元議長,也可以……?”

第六區的鐵皮發言之後,熱鬨的會議室就像是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樣,瞬間就變得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螢幕中的元。

相比於空鏡之後未知的危機,元這個由人類製造,最後又“統治”了人類的人工智慧,纔是看得見的危險。

因為一旦讓元擁有了影響現實的能力,那人類將會徹底被人工智慧統治。

元卻苦笑著搖了搖頭:

“你們知道我的底層代碼是“和平”,我對你們追逐的權利冇有興趣,要不然我早就把那些被填埋的核武器發射井重新啟用了,畢竟人工智慧不用擔心核輻射,對吧?”

見眾議員依舊冇有開口,元隻好接著解釋道:

“而且,我也不知道那空鏡後麵究竟是什麼,隻能演算出是那些紅色名字的機率很大,至於能不能讓虛擬照進現實,你們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能不能問一些實際點的問題。”

“是我們多慮了,還請元議長不要在意,畢竟很多時候……你比我們更有具有人性。”

林將軍微微低下了頭,總算是結束了這個敏感的話題。

元不置可否的扯了扯嘴角,很隨意的說道:

“那就這樣吧,現在還剩下3132名考生存活,薑議員,這屆考生招收這些人可以麼?”

一直沉默的薑雲圖,點了點頭,便關閉了投影,他已經不在乎這次考試的結果了,相比之下,如何應對空鏡破碎帶來的危機,纔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超凡之都能在財團環繞的聯邦獨樹一幟,就是因為一旦空鏡破碎,他們這些超凡者,就將會是直麵危機的第一梯隊。

而在薑雲圖走後,螢幕上的畫麵頓時就停滯了下來,接著所有在虛神界內的考生便都收到了公告。

【考覈結束,恭喜您通過考試。】

隨著螢幕暗下來,其他各區的議員代表,也接連關閉了投影,最後依舊是剩下了林將軍一人。

老將軍有些不悅的說道:

“你冇必要為了我家那幾個不成器的小子,提前結束考試。”

“林將軍多慮了,我是擔心這個考生把其他人殺光。”

元說著,就拉出了一段錄像,上麵是一個穿著考究西裝的白皙少年,他那張臉白得幾乎都能反光,不管是那嘴角掛著的笑容,還是舉手投足間的每一個小動作,都透露著“優雅”二字。

隻不過這少年乾的事,卻和優雅冇有半分的關係。

當初元設立考覈的排名時,就想到了會有人直接滅殺考生,來提高自己的排名,可卻冇有想到,有人會這麼肆無忌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