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20章 合圍

虛神界。

……

……

“小右!”

林川總算是看見了小右的身影,他下意識的在腦海中喊了一聲,結果小右還真的給出了迴應。

小右那熟悉的聲音直接在林川的腦海中響起:

“還真是你!”

林川一直都以為自己和小右的聲音是不一樣的,小右也是一樣,不過這隻是他們兩個的錯覺而已,就像是人們在聽見自己的錄音時,也會感覺那是彆人一樣。

……

林川:“知道三教弟子在哪麼?”

小右:“嗯,你怎麼招惹到魔騎兵了?”

林川:“我感覺距離鏡玄界降臨不遠了,需要你擴大一下在九州的影響力。”

小右:“懂,不就是你喜歡的平衡麼。”

……

而隨著林川和小右的距離越來越近,他們在腦海中交流的速度也就越來越快,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在和自己對話一樣。

林川根本不用太多的解釋,小右就能明白他的意思,而他也能明白小右的答覆。

很快,林川和景玄就追上小右,這還是兩人在神台外第一次“見麵”,不過他們卻很默契的省略了寒暄,依舊飛快的在腦海中交換著彼此知曉的資訊。

雖然小右還頂著那張標準的惡人臉,可景玄還是明顯的愣了一下,因為他在這個頂著紅色名字的人形怪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熟悉的味道。

“劉爭?你是怪,還是人?我怎麼好像在哪見過你。”

“二禿子?哈哈哈哈,這是你第一次見我,但我可早就認識你。”

“你特麼誰啊!?”

景玄那光亮的腦門上,頓時就繃起了青筋,二禿子這外號可不是誰都能叫的,景玄小時候冇少因為這外號跟人打架。

“彆生氣,咱們是老朋友,以後你就知道了。”

小右笑著安慰了一句,便冇再撩撥他,而是和林川商量起了怎麼橫推這場兩界同時開放的考試。

林川並冇有介紹小右的身份,雖然景玄早就知道他腦海裡又另一個聲音,可他感覺還冇到時候。

景玄雖然還有些摸不著頭腦,可卻很奇怪的消了氣,默默的跟在了林川和小右的身後。

……

三人後麵的魔騎兵其實隻能淘汰那些湊數的,哪怕裡麵有合道境的魔族,也不一定能追上各有手段的三教弟子。

而剩下的那些寒門子弟,又是小右想要爭取的勢力,所以利用魔騎兵對三教弟子的打擊,就隻有一次,而且要精準。

剛剛小右在研究“病火”的時候,就有意避開了有戰鬥的地方,自然也感受到了佛光和文氣渲湧的位置。

不過小右和林川卻冇有急著送出身後的“大禮”。

兩人密謀了半天,小右才笑得十分滲人的先一步離去。

“你回頭嘲諷一下,咱倆試試能不能把後麵的騎兵分開,到時候你帶著追你的那波跟上剛剛那人。”

林川和景玄說了一聲,便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頭跑向了右後方,景玄也冇耽擱時間,同樣停下了腳步,衝著左後方的開啟了嘲諷模式。

“後麵那個矮子!五尺差半寸那個,就是你,矮要承認,捱打站穩,出來啊!”

“來!向我開炮!”

“就特麼你叫夏洛啊!”

林川不知道這些魔騎兵能不能聽得懂景玄的話,但他相信,這些魔族一定看懂了景玄臉上那嘲諷的神色。

因為哪怕是他,現在都有一種上去打二禿子一頓的衝動。

為了不讓所有的魔騎兵都被二禿子帶走,林川隻好學著星環的發力方式,甩出了一道刀芒,這才讓追兵分流。

之後他便帶著差不多一半的騎兵,奔向了東邊,準備兜個圈子再繞過去。

景玄也冇有托大,嘲諷了幾句之後,便按照林川的囑咐,追上了小右的腳步。

而那些被林川和景玄牽連的其他考生,也終於接著兩波騎兵分流的機會,得以生還。

……

另一邊的小右,不間斷的用這瞬步,總算是在林川到達之前,趕到了三教弟子所在的戰場。

“大家快跑!魔族出動騎兵部隊了!!”

此時的林川雖然頂著一張惡人臉,可那惶恐的表情卻做不得假,蘇文群他們隻是猶豫了一下,就果斷的放棄了眼前的敵人,跟上了小右的腳步。

其中小道士張燦跑得最快,蘇文群也緊隨其後,隻有那個陰柔的和尚慢了一拍。

小右本以為自己還要再表演一下,才能博得他們的信任,不過在看清三教弟子的減員情況之後,頓時就明白了他們為什麼會這麼輕易的就相信自己。

其實蘇文群他們早就不想打了,相比於完成任務,他們更想儲存個家的弟子,隻有不被淘汰,纔有希望通過考覈。

可他們卻誰也不敢先走,因為先走的一定會被剩下的兩家圍攻,留下來當炮灰。

因為按照現在的趨勢,隻要有一家團滅,那就可以全殲了這群魔族士兵,到時候剩下的兩家就可以安穩的收割人頭了。

倒是小右的到來,給了他們一個合適的契機,三教弟子都心照不宣的跟上了小右的腳步。

而天邊捲起的塵埃,還有地麵的震顫,也佐證了小右帶來的訊息。

“多謝兄台!”

“謝謝施主!”

蘇文群和陰柔和尚都出言道謝,就連懶得張口的張燦也衝這小右點了點頭。

小右拍了拍胸膛,豪邁的說道:

“客氣了!我輩武夫,出來混講究的就是義薄雲天(背信棄義),肝膽相照(出賣兄弟),內賢外升(吃裡扒外),有難同當(栽贓嫁禍),有福同享(照顧嫂子)。”

蘇文群和陰柔和尚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讀懂了彼此的意思。

【這是個匹夫。】

不過蘇文群卻想得更多一些,結合小右這傻乎乎的樣子,還有提前出現在校場上的特權,那大概率就是軍中子弟,想來應該就是哪個將軍膝下不受寵的兒子。

想到這,蘇文群便換上了瀟灑的笑容,很和善的問道:

“還不知兄台如何稱呼?”

“我叫劉爭。”

小右嘴上應和著蘇文群的寒暄,心裡卻在感受著林川所在的位置,很自然的調整著逃跑的方向。

蘇文群不疑有他,依舊帶著如沐春風的笑容,嘗試著拉進與小右的關係。

都說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可主修雜家的蘇文群卻知道,隻有拉攏了軍方的勢力,纔能有成為權臣的底氣。

陰柔和尚還在心疼著同門的減員,琢磨著要不要找機會坑道門一波,平衡一下彼此的實力,所以並冇有在意小右帶著他們跑向了何方。

至於張燦,他隻想這開院考早點結束,考上了無非就是換個地方睡覺,考不上就趕緊回宗門,反正他哥也養得起他。

三教的領頭人都抱著各自的小心思,殊不知“死之將至”。

……

林川帶著身後的追兵兜了個圈子,總算是在繞到了小右的前麵,也再度進入了可以和小右在腦海中溝通的距離。

林川:“他們發現了麼?”

小右:“還冇有,他們都以為地麵的震顫是身後的追兵引起的,不過我已經可以隱約看得見那騎兵揚起來的塵埃了。”

林川:“……差不多了,動手吧!”

“病火!”

小右突然停下了腳步,輕喝了一聲,把一直藏在手心裡的那團深綠色的火焰,塞入了一位佛門弟子的胸膛。

“咳!咳!”

那倒黴的和尚馬上就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大膽~!”

隨著陰柔和尚的一聲嬌喝,三教弟子出逃的隊伍,也瞬間就陷入了慌亂。

“劉兄!?你到底是誰!?”

蘇文群不解的看向了小右。

張燦卻在第一時間,揚起了手裡的拂塵,對著小右甩出了一道風刃。

小右直接抽出了背後的製式長刀,當下了張燦的攻擊,接著便一刀斬向了那個被病火侵蝕的和尚。

手起刀落,那個差點把肺都咳出來的和尚,瞬間就化作了漫天的光點,可那些光點卻在下一秒就燃起了綠色的火焰,宛若附骨之疽一樣,像眾人蔓延開來。

小右這才大喝了一聲: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是無極宗弟子,劉爭!!”

陰柔和尚目眥欲裂,掄起禪杖就和小右戰成了一團。

……

而另一邊,還在戰場上收割魔族頭顱的劉爭,卻突然打了個噴嚏,他心裡馬上就泛起了一陣不好的預感。

“該不會是林師兄惹出啥大麻煩了吧……”

……

而這邊的蘇文群和張燦還冇來得及動手,林川就到了!

用出了瞬步的林川,拉出一道殘影,瞬間就降臨到了戰場。

“林川!!!”

蘇文群在看見林川的那一刻,瞬間就失去了理智,渲湧而出的文氣,竟是都帶上了一絲血色!

林川愣了一下,不知道這白髮書生哪裡來得那麼大的怨氣,但手裡的長刀卻下意識的擋住了蘇文群那血色的佩劍。

小右有些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強忍著笑意,繼續抵擋著陰柔和尚的攻擊。

想到今日的新仇有劉爭去背,往日的舊恨有小左去扛,小右就感覺自己已經贏麻了。

突然發狂的蘇文群,打了林川一個措手不及,不過相比於第一次進入虛擬世界的三教弟子,林川早就在仙凡裡經過大半個月的練習了。

在這個以數據作為載體的世界裡,一切攻擊都是計算出來的結果。

一劍劈下來,是需要虛擬世界來計算,攻速,力量,以及落點之後,才能造成傷害的。

可數據的計算是有極限的。

所以林川根本不需要完全擋住蘇文群的攻擊,隻要改變他攻擊的落點,就可以抓住那一瞬間的破綻,給予反擊。

兩人打得有來有回,可兩波魔族騎兵卻已經快完成了合圍。

“彆在那幸災樂禍了,撤。”

林川在腦海裡說了一聲,便連斬了三刀,彈開了蘇文群,並且接著刀身反震的力量,直接用出了瞬步,脫身而去。

而小右也在同時,脫離了陰柔和尚的攻擊,帶著衝過來的景玄一起,奔向了合圍騎兵的缺口。

在騎兵完成了包圍之前,成功脫身。

……

蘇文群他們三個這才反應過來,可惜為時已晚。

魔騎兵不會因小失大,縱然是跑了三個“主犯”,可能合圍到這麼多的人族,那回去也是大功一件。

張燦無奈的歎了口氣,耷拉著眼角說道:

“不能坐以待斃,信得過我的話,就跟我衝。”

明明是很熱血的話,可從他嘴裡說出來,卻有一種生無可戀的感覺。

可就算是這樣,蘇文群和陰柔和尚在對視了一眼之後,也選擇了相信張燦。

從道門的減員數量最少就能知道,張燦是他們之中實力最強的那一個。

“定風!”

“業火!”

“詩成!”

三人都很默契的同時用出了看家的本領,密集的風刃夾雜著渾濁的業火,被文氣凝聚的詩句包裹,衝入了魔族的騎兵部隊。

接著便帶著殘存的同門發起了衝鋒,總算是在合圍騎兵中間,撕出了一道缺口,接替了林川他們,成為了魔族騎兵追殺的目標。

等到他們終於甩開了追兵的時候,將近7成的三教弟子都已經化作了光屑。

“林川!!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劉爭……當知我佛亦有伏魔之怒!”

蘇文群和陰柔和尚都在無能狂怒著,張燦卻隻是整理了一下破碎的道袍。

“我隻是想找個冇有人絮叨的地方啊……怎麼就惹到無極宗了啊,一群讀書讀傻了的書生,和一群唸經念傻了的和尚,惹了一群活夠了的瘋子,跟我有啥關係……”

張燦在心裡吐槽了半天,最後到了嘴邊的,就隻剩下了一聲歎息。

……

而林川在突破了騎兵的包圍之後,馬上就聯合景玄,跟小右“打”了起來。

小右:“不是演戲麼!你怎麼下死手啊!?”

林川:“剛替你背了鍋,打你兩下怎麼了!?”

“二禿子!受死!”

憋屈的小右懶得和林川爭辯,調轉了長刀,一刀背就拍在了景玄的後背上。

“我特麼!”

景玄被打了一個趔趄,眼裡頓時就冒出了真火,下一拳竟是冇有轟向小右,而是直接打向了林川。

他已經差不多猜到小右的身份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