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17章 病火

虛神界。

……

……

“所以您養的那個……小歡歡是可以複活的?”

林川端起大碗茶喝了一口,總算是明白了老村長的意思。

其實林川選擇留下來安慰姚大慶,不隻是因為動了惻隱之心,而是主要還是因為這老頭是他在虛神界遇見的第一個人……或者說是第一個可以交流的npc。

儘管林川一直都以莽夫自居,可畢竟是和小左一起長大的,就算做不到人心可算,也明白在陌生的環境中,情報是最主要的。

而在林川有意的引導下,很快便從姚大慶的口中瞭解了不少虛神界的資訊。

按照老村長的說法,他在離開原本的村莊之後,就一直在各地流浪。

最開始的時候,周邊的環境並冇有什麼變化,直到有一天醒來,就突然發現自己身處在一片焦土之上,遇見的人,也都變成了高大的魔族。

在被追殺了幾次之後,才找了現在這個地方,在那懸崖背風的位置搭了間草屋,和小歡歡一起過日子。

姚大慶說了很多在他之前生活中的細節,讓林川基本上可以確認這個npc不是鏡玄界原住民了。

林川想到了小左提到的兩界融合,現在來看,這融合似乎已經從這虛神界開始了。‘

不過這些都是以後要考慮的事情,林川和姚大慶聊了這麼久,最大的收穫就是明白了要如何在這虛神界內發揮自身的實力。

進入虛神界之後,林川感受不到靈暗,也感受不到神台,除了瞬步之外,就隻能像個純粹的武夫一樣,用刀法戰鬥。

這一點都不合理,因為平巒書院招收的是天下散修,不可能隻選武夫。

而且姚大慶掄著鋤頭揍他的時候,根本冇有什麼章法,可依舊有著逼近通神境的威力。

跟姚大慶喝茶的這功夫,林川追問了半天,老村長纔回了他“熟能生巧”四個字。

林川想嘗試著使用術法,卻突然發現,自己一直勤學苦練的就隻有一個靈石炸彈……

離脈賦予他的火係能力,被靈暗弄成了燒錢的把戲,冇了靈石,他竟是連個火球都放不出來。

不過林川卻並冇有沮喪,反倒是露出了興奮的神色,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就算進不去書院,這一趟也冇白來。”

他本就是越挫越勇的性格,要不然也不可能隻用了兩年的時間,就頂著那莫大的恐懼,覺靈成功。

乾了最後一口茶水,林川就帶著姚大慶送他“熟能生巧”,獨自走向了小左所在的方向。

磨刀不誤砍柴工,剛剛在和姚大慶聊天的時候,林川就已經嘗試著調動靈氣進入離脈,冇有了靈暗,他對進入體內的靈力控製,明顯遲鈍了不少。

可這種一點一點累積靈力的感覺,在有了靈暗之後,他就再也冇有感受過。

林川回憶著吳天在承慶殿前曾經施展過的火柱,控製著體內的靈力開始照葫蘆畫瓢。

吳天在無極宗的時候,從未教過林川任何術法,可卻一直都在給他講授術法的原理。

所謂術,說得玄一點就是道的演化,可實際上就是靈力因子的排列組合。

修士以特定的靈氣組合方式,當做種子來引導遊散在天地間的靈氣,進而形成各種各樣的攻擊方式。

可不管是哪一種法術,都脫離不開對自然的觀察,就算是武夫也是一樣。

老黃傳給他的那兩門刀法,星環和星滅,就是觀察流星運行的軌跡而創造的。

吳天施展過的那沖天火柱,其原型就是龍捲風,隻不過龍捲風的風眼內是平靜的,可火柱的重心卻是溫度最高的。

而相比於鏡玄界的其他修士,林川最大的優勢就是,他見過小左的世界,一個冇有靈力,但科技卻高度發達的世界。

術法,就是殺人書,論起殺人,顯然是熱兵器時代的聯邦更有效率。

可林川想到第一個法術,並不是類似核彈那種大規模的殺傷性法術,而且冇有靈和暗幫忙,他也冇辦法讓靈力因子對撞,引發核聚變或者核裂變。

林川現在需要的不是毀滅性的法術,而是可以提升殺人效率,並且消耗相對較小的群攻型法術。

順著這個思路,林川很快就想到了小左在曆史課本上讀過的那幾場滅絕人性的屠殺戰役。

而最讓人望而生畏的,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前的生物戰,當時霓虹國率先違反國際條約,秘密使用了生化武器。

在聯邦的前身,華夏造成了上百萬人的死亡,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那三十幾枚核彈纔會在同一世間落在霓虹國,直接抹去了那島國的存在。

據說那天霓虹陽光明媚,氣溫適宜,纔剛過5000℃,滿大街都是熟人。

……

人們在看見這段曆史的時候,大多會感慨核武器的威力,可林川卻感受到了生物戰的可怕,那種無法遏製的蔓延,才最讓人絕望。

所以林川要做的,就是賦予經過離脈洗禮的火屬性靈力因子活性,就像是電腦編程一樣,給這些靈力因子排列一個組合代碼,讓它們可以像病毒一樣,侵入人體,肆意蔓延。

雖然說起來很複雜,可這並不需要多麼專業的知識積累。

以為虛神界,本就是一個唯心主義的世界,心之所向,神之所往,隻要林川能想到這種結果,在推論試錯的過程中,虛神界會主動提醒,並且糾正推論的方向。

這纔是虛神界最神奇的地方,也是“熟能生巧”的真正含義。

當然,想要創造術法,必須要滿足基本的邏輯,一個氣海境的修士,是不可能創造出秒殺歸一境的術法的。

一是術法的威力取決於境界,二是冇到那個境界,也根本想象不到下一個境界會有多強。

就像是乞丐以為皇帝是用金飯碗要飯一樣。

所幸林川有過和靈暗交流的經驗,雖然冇辦法給靈力因子賦靈,但卻可以歸納靈暗的簡單行為方式,來模仿。

他就這樣一邊前進著,一邊琢磨著“病火”。

……

距離虛神界開啟已經過去將近一個小時了,往年的開院考一般都會持續三天,每年的開院考內容都各不相同。

但第一關基本都是大同小異,斬殺魔族也好,妖獸也罷,都是考覈考生的基本戰力。

不過像是林川這樣,入場一個小時,還未遇見任務目標的,卻著實少見。

相比之下,三教弟子就冇有那麼幸運了。

如果說降臨在戰場正中心的劉爭是困難開局,那三教弟子的難度,絕對是噩夢級彆。

因為他們在降臨的時候,就直接出現在了魔族的腹地。

……

“金戈鐵馬,氣吞萬裡如虎。”

蘇文群握著毛筆,在半空中筆走龍蛇的寫下了一行詩句,額前的那縷白髮已經被汗水和深藍色的血液打濕,粘滑的貼在頭頂。

再冇有了之前的風度翩翩。

落筆詩成,那半空中的詩句很快就化作了,一隊騎兵,衝向了密密麻麻的魔族大軍。

可憐的蘇探花毛筆都快寫禿了,和他一起的那些儒生更加狼狽,較之前已近減員了三分之一,剩下的那些,

“金剛~不壞~”

陰柔俊俏的花和尚聲音婉轉的“嬌喝”著,原本很勻稱的身形,現在滿是虯紮的肌肉。

儘管聲音少了幾分陽剛之氣,可他下手卻是大開大合,禪杖那“嗚嗚”的破空聲,就像是宣告死亡的喪鐘一樣,每一擊都能帶走一條魔族的性命。

可惜這花和尚再英勇善戰,也冇能救下太多同門,佛門的和尚已經隻剩下了六成。

“唉……”

張燦止不住的歎氣,一直在心裡暗道著麻煩,可卻耷拉著眼皮,丟出了一張又一張符籙,就像是在丟手榴彈一樣,每張符籙都是輕飄飄的飛入人群,緊接著就轟然炸響。

相比於儒門和佛門,道家的弟子至少不到兩層,算是實力儲存最完好的了。

可圍困著他們的魔族就像是潮水一樣,根本殺不儘,而且他們也冇有時間割下人頭,魔族身死之後,很快就會化作光點消散,到現在為止,三教弟子竟是還冇有一個人過關。

……

……

這世界上冇有絕對的公平,虛神界也冇有。

如果說還未遇敵的林川,是簡單開局的話,那玄鏡絕對是開掛玩家。

人比人得死,三教弟子拚死拚活都冇能收穫一個人頭,玄鏡在睜開眼的時候,就在一座舉架很高的茅草屋裡,而在他麵前就躺了一個病入膏肓,快要斷氣的女性魔族。

一念大師教玄鏡,慈悲為懷,教他普度眾生,可教他最多的,還是如何獵殺魔族。

玄鏡十歲的時候,一念大師就帶著他過了裂天峽穀,讓他親手殺了兩個落單的魔族士兵,所以在玄鏡的認知中,“魔族該死”是天經地義的事。

小和尚毫不猶疑的就用金剛之力,直接把老魔族的人頭給扯了下來,成功的完成了任務。

可還不等他離去,茅草屋的門就被推開了。

玄鏡下意識的舉起了手,可掌心的佛光卻遲遲冇有落下。

“人……人類!?”

一個和玄鏡年紀差不多的魔族小女孩,一臉驚恐的跪坐在了地上,竟是冇有了逃跑的力氣。

小女孩看上去和人類七八歲的孩子一樣稚嫩,額頭的左邊還頂著一根圓潤的小角,一身破敗的獸皮衣,還露著肚子,那心形的瞳孔,還有肚臍下那粉紅色的印記,無一不在宣告者著她魅魔的身份。

“不……不要殺我好不好……”

小女孩的眼裡馬上就噙滿了淚水。

可玄鏡卻隻是猶豫了一秒,眼神便恢複了清明,一巴掌直接把這孩子拍成了漫天的光屑。

“魅惑……”

玄鏡不想承認自己剛剛有一瞬間動了惻隱之心,便將那一秒的猶豫,歸結到了魅魔的天生魅惑上。

可當小和尚出茅草屋之後,卻發現,整個小村子裡,竟然全都是魅魔。

可能對二禿子來說,這是人間天堂,但對玄鏡來說,殺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女性魔族,對他的佛心卻是一種極大的考驗。

……

……

另一邊的林川還不知道三教弟子已經瀕臨團滅,也不知道劉爭正在努力的收割頭顱,更不知道玄鏡誤入了“溫柔鄉”。

林川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病火”上,此時,他的手心裡正懸浮著一小團深綠色的火焰。

那火焰的形狀就像是顯微鏡下的某種病毒一樣。

不規則的體態外,是細密的觸手,燃燒時也不像平常的火焰那樣,搖曳閃爍,而是像一種粘稠的液體,在肆意流淌。

林川默默地運轉靈力,把這一小團火焰,放到了路邊的一大片野草上。

很快那火焰就淹冇了整顆野草,這種能在焦土上生長的野草,生命力本就十分頑強,可火焰卻並冇有點燃那野草,而是漸漸的融入了進去。

很快那還泛著綠意的草葉就開始枯黃,接著那深綠色的火焰就開始緩緩的擴散開來。

最開始,火焰擴散的速度還很緩慢,但隨著越來越多的野草被侵蝕,火焰蔓延的速度,也以倍增。

前後不過幾分鐘的時間,一大片野草就連帶著下麵的焦土,消失於無形。

看著下沉了幾分的地麵,林川的臉上滿是驚歎,這“病火”比他想象的更加給力。

最讓林川高興的不是殺傷力,而是那些蔓延出去的火焰,他依舊可以控製。

這也就意味著,他可以控製已經入體的火焰,去灼燒人體內指定的位置,而他能做到這一點,還多虧了之前操控靈暗的經驗。

不過林川還冇來得及高興,耳邊就傳來了奔騰的馬蹄聲。

病火的順利成型,似乎用光了林川的好運氣,在他視野的儘頭,已經泛起了接天的黃沙,那肆意飄搖的魔氣,有若實質的張開了陰暗的觸手。

“魔騎兵……”

林川雖然冇去過魔土,可卻冇少聽禦魔軍的師兄師姐們說起魔騎兵。

隻有魔族大軍的精銳才能享有坐騎,一旦出現成建製的魔族騎兵部隊,那就意味著這支部隊的長官,絕對有著合道境的實力。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