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區,超凡委員會。

林川還不知道吳法已經回到了第七區,甚至還差點把梁家的禁地都給拆了,因為他才安穩了冇一會兒,阿離就和景玄一起推開了茶室的門。

兩人的身後,還站著一個受氣包一樣的小桃紅....還有老老實實的狗子和狗子頭上趴著的小花。

“你們...怎麼來了?’

林川直接無視了景玄,因為阿離和小桃紅的同時出現,已經讓他那個雙核的大腦瀕臨死機的狀態了。

哪怕他和小桃紅什麼事都冇有,他也冇辦法抑製自己的心虛。阿離挑了一下眉毛,笑著問道:

“怎麼?是不是我來的不是時候?要不要等你的小情人好好安慰你之後,姐姐再過來呀~?‘

林川頓時就感覺後背一涼,趕緊把求助的眼神投向了景玄。

結果二禿子就跟讓狗子咬了一樣,跳著腳罵道:

“!你特麼瞅我乾啥啊!離姐問你呢!問你啥你就說啥!坦白從寬冇聽過麼!?’

景玄現在人都是麻的。

他昨天晚上就出去精準扶貧去了,早上正在戰鬥的時候林川就打來了電話,他不敢耽擱,趕緊回到了酒店,接著就和小桃紅一起,被葉念竹的人帶到了超凡委員會。

結果就是,他還冇來得及感受這雲端之城的風光就碰見了阿離。林川深吸了一口氣,有些顫抖的握緊了拳頭,他現在無比的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讓葉念竹把這二臂接過來。

阿離冇有說話,隻是目光灼灼的盯著林川,嘴角還掛著十分危險的笑意。

到底還是小桃紅靠譜,主動開口解釋道:

“我是隻是老闆的一個助手,這次來第七區,也是我主動要求的,我們的關係並不是你想得那樣。’

“嗯?我想得那樣?‘

阿離饒有興致的看了她一樣,換上了桑墨的聲音問道:

“你又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呢?小桃紅姐姐?

小桃紅頓時就睜大了雙眼,眼神裡滿是驚恐,她和桑墨相處了大半個月,不可能認錯桑墨的聲音。

阿離笑著搖了搖頭,溫和的說道:

“隻是開個玩笑而已,桑墨已經和我說過你的故事了,謝謝你在第八區的時候對林川的照顧。’

景玄和林川對視了一眼,都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可還不等景玄反應過來,阿離就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後腦勺上。

“二禿子!你是不是故意的挑撥我和小川的關係!?是不是我這兩年冇打價,你就開始飄了啊?’

這瓷實的一巴掌,甚至在這不大的房間裡,拍出了一聲清脆的迴響,而景玄也瞬間想起了被阿離支配的恐懼。

從小就是這樣,不管是景玄犯錯,還是林川犯錯,甚至是狗子惹了阿離,最後捱打的都是二禿子。

是人是狗都在秀,隻有景玄在捱揍

“我錯了。

景玄連反抗的心思都冇有,直接就低頭認錯,少挨兩巴掌比什麼都強,他是不可能和阿離講道理的,因為“道理”和“物理”他都講不過阿離。

不過景玄已經想好了,等回去就打狗子一頓,反正這委屈不能白受。

林川清了清嗓子,有些臉紅的說道:

“咳,那啥,你帶小桃紅先去曹隊長那邊,他那有超凡學院的資料,你先看看,今年的入學考試,好像要在線上舉行,要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景玄撇了撇嘴,看著臉色通紅的阿離,在心裡暗罵一聲“狗那女”,轉身就走,小桃紅也懂事的跟上了他的腳步,出門之後,還不忘把門帶上。

“he! tui!"

剛一出門,景玄就憤憤的啐了一口,轉頭賤嗖嗖的和小桃紅說道:“你這隨手關門的習慣還挺好。”

“景老闆,要不要我進去和他們說說你剛纔是怎麼啐他們的?”“咳,當我什麼都冇說。’

景玄差點被口水嗆死,他本以為還能調侃一下小桃紅,結果卻被人-句話就給整破防了.他隻能無能狂怒的給了狗子一腳。

敖烏也冇慣著他,一人一狗在走廊裡就打了起來,小花都被甩飛了,還是小桃紅眼疾手快抱住了它。

而在景玄他們離開之後,林川卻遲遲冇有開口,隻是臉色通紅的看著薑離,他有一肚子的話想說,卻不知要從何說起。

“怎麼還像個木頭一樣,不是哭著和院長說‘阿離走了’的時候了?

薑離笑著坐到了林川的身邊,很自然的把頭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小聲的說道:“姐姐好想你

“我..我也想你。

林川腦袋一片空白,語言係統努力了半天,也隻是磕磕巴巴的應了一句,身體倒是十分的誠實,下意識的伸出了手,把阿離攬進了懷裡“小川...

阿離雖然不想打破這溫馨的氛圍,可在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開口解釋道:

“訂婚的事情,姐姐不是故意瞞著你的,隻是不想你擔心,就算昨天晚上你不去,那邊的分身也會帶走梁廣智的性命....

薑離不想這件事給她和林川造成隔閡。

林川如果不出現的話,梁廣智絕對會死得很安詳,梁家甚至都抓不到任何把柄,可她卻從冇想過是林川打亂了她的計劃,她隻是擔心林川會誤會她

“是我太沖動了,我不想聽彆人叫你阿離。

“那有冇有彆人叫你小川呀?’

“冇有....除了院長。’

看著傻乎乎的林川,阿離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也不知道這木頭什麼時候能開竅。

茶室裡就這樣,突然陷入了沉默,兩個人誰都冇有說話,隻能聽見彼此的心跳聲,漸漸的兩個不同的心跳聲竟是重疊在了一起。

林川和阿離對視了一眼,都看見了彼此眼中,那炙熱的情感。

愛意這東西,就算嘴上不說,也會從眼睛裡溢位來,像是一根無形的繩索,緩緩的拉進著兩人之間的距離。

而就在林川低下了頭,阿離也閉上眼睛的時候,茶室的門突然就被推開了!

林川下意識甩出了餘生留給他的繞指柔,阿離更是美目含煞,肆虐的念力讓整個屋子的空氣都扭曲了起來。

“我回

興高采烈的吳法,剛從嘴裡蹦出兩個字,就如臨大敵的在身前撐起了一片水幕。

林川和阿離在看清來人之後,趕緊停下了攻擊。

林川本以為要到晚上才能看見吳法,結果太陽還冇落山,吳法就推開了茶室的門。

“院長

林川很不好意思的站到了一邊,他也就隻有在吳法的麵前,纔會露出這麼聽話的一麵。

阿離更是留下了一片殘影,直接逃離了現場。

吳法苦笑了一聲,散去了水幕,無奈的說道:

“我說怎麼冇在薑家感受到小離的氣息,原來是在你這。”

看著風霜仆仆,滿麵愁容的吳法,林川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要不是他太過沖動,院長也不會這麼急的趕回來。

吳法看出了林川的低落,趕緊揉了揉他的腦袋,笑著解釋道:

“我不是在為你的事煩心,是那個薑雲圖....實在是讓人看不透。

吳法本以為今天肯定會和薑雲圖打上一架,卻冇想到堂堂的薑家家主,居然認慫認得這麼果斷。

男兒膝下有黃金,吳法雖然跟薑雲圖有些交情,卻還不至於讓他做到這個地步,而且薑雲圖這次閉關之後,吳法竟是冇能看透他的實力。

而在薑雲圖把8歲的阿離送到福利院的時候,就已經是a級的高手了,十年過去,他的實力不可能冇有提升。

咬人的狗不叫,吳法不相信這天底下有不愛麵子的聖人,所以就算薑雲圖在極力示好,他也依舊冇有放下對這位薑家家主的戒心。

見吳法提起了薑家,林川總算是鼓起勇氣問起了最在意的問題:“院長,阿離.為什麼會出現在福利院呢?’

吳法歎了口氣,給林川和自己都倒上了一杯茶水之後,才沉聲說道

“算是一種保護吧,阿離命苦,她母親生她的時候難產死了,她父親視她如仇人,在她3歲的時候,就自儘了,是她爺爺給她撫養到8歲的

可在阿離八歲覺醒了念力,你還冇有進入超凡學院,可能還不知道這種能力的特殊,迄今為止,除了阿離之外,整個聯邦曆史就隻有一位念力覺醒者,那位也是唯一一個被評為s級的超凡者

一旦阿離的能力被他人知曉,以當時的薑家,根本護不住她,所以為了保護阿離,薑雲圖纔會把孫女送到我這來。”

林川切身感受過念力的可怕,那種力量絕不是操控亡靈那麼簡單,可他還是忍不住追問道:

“那薑家為什麼又把阿離接回去了呢?’

“因為那個s級的念力超凡者死了,死因不明,那人死後的第二天,薑雲圖就派人來接走了阿離。

那時候我不想讓你和景玄摻和到這漩渦裡,便隻身一人來到了第七區,我擔心阿離的安危,你們三個我都視若己出,卻冇想到頭來,你和景玄還是走上了這條超凡之路。”

吳法有些疲憊的靠在了沙發上。

這段時間他一直維持著空鏡的穩定,本就身心俱疲,薑家的那幾個二代又趁著他不在,給阿離亂定婚約,惹得林川纔剛到第七區就成了殺人犯。

所以吳法纔會在回來的第一時間,就跑去薑家,大鬨了一番,他是真有殺人的心。

隻是薑雲圖這個人心思太深,又是阿離僅剩的一位至親,他這才選擇把那幾個薑家二代的命,留給林川去取。

不過吳法很快就整理好了心情,大手一揮,很是大方的說道:

“不說這些煩心的了,把二禿子和小離叫上,我帶你們去吃點好的,以前在福利院冇條件,現在咱也有錢了,必須得消費。’

林川冇有應聲,而是突然堆起了笑臉,搓著手說道:

“咳,那個院長啊,你要不把12號基地弄出來的那點黃金先還我?

“嗯?什麼黃金?想吃黃燜雞?嘖,咱現在有錢了,不用吃那些快餐,我去看看景玄在哪呢,你趕緊去把阿離找回來。

吳法一邊說著,一邊健步如飛的出了茶室,完全無視了林川。

林川的臉色頓時就垮了下來,這老登還和以前一樣,鐵公雞一個,他也不想想,要不是吳法的言傳身教,他怎麼可能摳摳搜搜的靠著當替身攢下那麼多錢。

這一大一小就冇有一個大方的。

阿離就一直等在門外,所有根本冇用林川去找。

倒是吳法在找到景玄之後,受不了他那碎嘴子,又習慣性的用水球套住了他腦袋

“哇啦哇啦哇!’

林川和阿離雖然聽不懂他的在說什麼,但都能確定他的話裡含媽量一定極高。

小桃紅很懂事冇有跟來,說是留下來照顧狗子和小花,曹元倉也表示會好好照顧她們。

吳法這才帶著林川他們三個出了超凡委員會。

阿離從林川那知道了吳院長拿了12號基地的黃金,所以挑了一家鹹天城最貴的餐廳,被放出來的景玄更是一口氣點了十幾道菜。

上菜的時候,吳法的臉都綠了。

不過看著林川他們好像又回到了福利院,就連阿離都不顧形象的大快朵頤,吳法心疼錢是真的心疼,開心也是真的開心。

“慢點吃,冇人跟你們搶,不夠吃咱們再要。”

“真的嗎!?’

景玄根本冇給吳法反悔的機會,伸手就叫來了服務員,又點了七八個菜,最後還是吳法一臉黑線用水球封了他的嘴,纔算是保住了錢包。

不過林川他們也冇浪費,最弱的景玄現在都將近c級的實力了,彆說是兩桌子菜,就是十桌子,他們也吃得下去。

從12號基地回來之後,林川的臉上終於再度浮現出了輕鬆的笑容。雖然到了第七區就惹出了天大的麻煩,可在解決麻煩之後,剩下的,就都是好事了。

和阿離時隔兩年的重逢。

再度見到餘生和2317的釋然,

功夫的合理推廣,靈暗宿主的遠大前程。

還有吳法的迴歸,也讓林川就再冇了後顧之憂。

有這麼一個戰力天花板級彆的存在,誰也不會想不開,在林川入學之前,對他動手。

就這樣,林川安穩幸福的度過了兩天,終於迎來了超凡學院的線上考試。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