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區,超凡委員會。

“我存在的意義便是,讓每個人都有成為超凡者的可能,讓這聯邦人人如龍!”

作為一個拿過147五星好評的替身,林川完美的演繹了一個擁有著赤子之心的少年。

看著林川那閃爍著赤誠的雙眼,人們不禁會去想,這少年究竟是是經曆了多少的委屈和苦難,纔會選擇公開功法。

超凡委員會既然敢召開釋出會,那就證明林川公開的功法一定是真的,所以就算人們依舊會質疑林川是否殺人,卻不會有人去懷疑功法的真假。

而確定了功法是真的之後,那林川是不是殺人犯,就不重要了。

如果屠滅梁家可以獨占功法的話,都用不著彆人出手,薑家那些一門心思想把薑離嫁到梁家的人,都會主動跳出來,滅了梁家。

在場的家族代表,還有在線上觀看直播的其他家族,都在琢磨著怎麼啃一口這塊蛋糕。林川的表演也還在繼續。

“這套功法的名字是《覺靈》,隻要感受到空氣中遊散的能量,便可入門,而我的能力便是,加快這個進程。

但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所以功法將會在超凡學院開始推行,所有超凡學院的學生和老師,都可以免費學習這套功法,我也會儘我所能的幫助大家。’

林川表現得就像一個聖人一樣無私,可不管是神情還是態度,都透著一份“懦弱”,給人一種好欺負的感覺。

而坐在林川身邊的葉念竹,看著他僅憑幾句話就讓自己從一個殺人犯,變成了一個“老實人”,隻感覺背後一陣發涼。

“你放屁!!”

梁家代表終於坐不住了。

梁磊知道,自己如果再不發聲,梁廣智就真的白死了。

“殺人犯就是殺人犯!你當著百十來號賓客,斬下我侄兒頭顱,還妄想顛倒黑白,真當我們都是瞎子不成!!’

這次,還不等林川開口,葉念竹就起身說道:

“我當時就在林兄身邊,梁公子是被一團濃霧包裹之後才喪命的,林川根本就冇動手,而且就以他那不到c級的實力,也不可能是c級巔峰的梁公子的對手。’

“葉公子,給你爹麵子叫你一聲葉公子,不給你爹麵子,你一個不到b級的小輩,有什麼資格在這大放厥詞!?在場一百多賓客,都看見了,就你冇看見,你這分明就是袒護!”

梁磊是梁山的親弟弟,作為梁家的二號人物,他還真不用給葉念竹留麵子。

曹元倉輕笑了一聲,十分從容的說道:

“既然梁老提到了人證,我們就暫時把功法的事情先放一放,超凡委員會現在就給梁家,給大眾一個交代。”

話音落下,會議室的全息影像就亮了起來。

“昨日在汀蘭閣大廳的,一共是92位賓客,除了已經身死的梁廣智和他的8個隨從,剩下的一共是83位,超凡委員會已經對這83人進行了問詢,而且也拜托了他們來釋出會現場作證。

隨著曹元倉的介紹,全息影像也分成了兩個板塊,左邊是賓客的資訊,右邊便是賓客的實時投影。

“那個少年冇有殺人,我們隻看見了一團白霧。’

“白霧殺人,少年無辜。’

“林先生是我親自帶來鹹天城的,而且他也經過了布衣守衛的檢測門,實力確實還冇有到達c級。

“少年無辜。’

一個個身影浮現,每一句證詞都在述說著梁磊的“無辜”。

蘭閣的臉色越來越黑,整個人都處在了爆發的邊緣。

而在所有的證人都說完證詞之後,林川的身影才終於出現在了投影中。

“爺爺剛剛和我通了電話,讓我通知阿離,就算是曹元倉冇死,那婚約也做不得數,還望周知,哦,對,還有一句,梁磊冇有殺人。’

薑離絲毫冇有掩飾眼裡的笑意,甚至在關閉全息影像之前,還衝著梁磊挑了一下眉毛。

可已經幾乎暴走的蘭閣卻不敢出聲,因為林川的爺爺就是那位一手締造了超凡之都的薑雲圖。

冇有人敢在第七區挑戰薑雲圖的威嚴

“人證有了,下麵給大家公開的物證,就是汀梁家的監控畫麵。”

葉公子趁熱打鐵,在全息影像熄滅之後,便直接放出了當時的監控畫麵。

畫麵是從塗思進入大廳結束的,可在塗思儀叫出“塗思”之後,畫麵就被白霧給掩蓋了,等白霧褪去,就隻剩下了曹元倉的無首屍體,還有八具白骨。

畫麵定格。

一直沉默的塗思終於站起了身,一臉悲憤的說道:

“你們塗思還想要我怎麼樣!?”

“我剛到第七區,曹元倉就哄騙薑維把我接到了汀梁家,讓我參加林川的訂婚宴,我甚至還冇來得及和林川說上一句話,就被超凡委員會帶走了。’

“我不想讓吳院長為難,便以幫助葉家覺靈20位超凡者的代價,選擇公開吳院長和葉家共同創造的功法!’

“我甚至還許諾超凡學院,在入學以後會一直免費替所有師生覺靈!”

“我付出了這麼多,就隻是想平平安安的見到林川.....

“你們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嘛!!!”

不知情的人,都感受到了梁磊的苦痛,而所有的知情人,都在感歎梁磊的演技。哪怕是正在看直播的林川,眼角都不自覺的抽動了兩下

塗思卻依舊保持著那悲憤的神情,可心裡卻已經樂開了花。

人心可算。

梁磊在回到超凡委員會之前,就已經把賓客的名單還有位置發給了梁廣智。

這一晚上,梁廣智帶著三個布衣守衛,和每個人都許下了梁磊給出的承諾:[優先體驗功法,優先覺靈。]

梁磊還是低估了功法對財團和家主的重要性。

這些賓客大多都是抱著看寂靜的心態,就算阿離人死絕了,他們也隻會明麵上表示哀悼,暗地裡拍手稱快,

所以幾乎都毫不堅定的應下了梁廣智的要求。

當然,如果隻有梁廣智去當說客,還真不一定能得到肯定的答覆,隻有加上了布衣守衛才更有可信度。

畢竟超凡委員會這種半官方的組織,是絕對不敢拿功法開玩笑的。

常常也有幾個跟阿離關係要好的,可在權衡了利弊之後,也都應下了做假證的要求。誰都不是傻子,這功法隻要一公開,那就是超凡者結束內卷的源頭。

到時候,張家練了,李家練了,王家練了,唯獨你們阿離冇練,那阿離就落後於人了,而且這種差距,會隨著時間越來越大,因為功法對實力的提升,也會越來越大。

所以誰也不會在這個時候,把自己擺在梁磊的對立麵上。

至於監控畫麵,那就得謝謝曹隊長了,布衣守衛之所以晚了那麼久才入場,就是先去收繳監控了。

現在,整個聯邦也就隻剩下了這一份被白霧掩蓋的監控。

塗思怎麼也想不到,一個敢殺阿離人的莽夫,竟是隻用了一個晚上,就實現了兩級反轉。他也終於弄明白了,為什麼有關塗思的話題熱度會這麼快的就升到了首位,

誰要是說理想集團和超凡委員會冇有在背後推波助瀾,塗思敢把腦袋都給他。

蘭閣知道,現在不是探究勝利原因的時候,可塗思的下一個決定,卻由不得他來做主了。所以蘭閣隻能沉默的盯著手機,等待著大哥的電話,好在梁山並冇有讓他等太久,冇過一會兒,電話就響了起來

而蘭閣的掛了電話之後,便用雙手使勁的揉了揉臉,換上了一副“核善”的笑容,衝著梁磊說道:

“看樣子,是我們阿離誤會林小友了,此後阿離的三個禁地,林小友都可以免費進入。

除此之外,我們還會為超凡學院和超凡委員會分彆提供五十個免費名額,還請曹隊長早日找出真凶,以告慰我侄兒的在天之靈。’

阿離認栽了。

功法的普及是大勢所趨,那些真正站在聯邦金字塔頂尖的人物,都知道浩劫將至,否則也不會讓那位高級人工智慧,開發《仙凡》。

超凡學院今年也不會擴招。

阿離雖然算不得最頂尖的家族,可這世界上就冇有不透風的牆,梁山從一些隻言片語中;已經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

梁磊現在公開了功法,那就是整個聯邦的功臣,他不僅給自己造了一個“不壞金身”,還同時把吳法和葉家都拉上了自己的戰船。

阿離就算孤注一擲,也就隻能和吳法掰掰手腕,他們是不會去招惹那個不老商人的。

而在阿離認栽之後,釋出會終於到了最後的環節,現場覺靈。

三個不同等級的超凡者和兩個特殊人,被請到了林川的麵前。

其中那名d級的超凡者,是超凡委員會的布衣守衛。

c級的超凡者是葉家的護衛,剩下的e級超凡者,還有那兩個特殊人,則是昨天訂婚宴上的賓客。

這五位在上台之後,並冇有急著閱讀功法,而是先在超凡委員會的測力屏上,留下隨手一擊,記錄好了數值之後,纔拿起了功法。

這還是梁磊第一次看見可以評測超凡者的儀器。

測力屏隻是一張透明的軟膜,不過這種高密度的材料,就連狙擊步槍的子彈都打不透,可以完美的承受b級一下的超凡者攻擊。

是超凡委員會用來給b級一下的超凡者評級,最常用的工具。

以力量去衡量超凡者的實力,是最複雜,也是最直觀的辦法。

當然那些特殊的能力者,也會特殊的評級方式,所以選定的三位超凡者,都是屬於力量型的覺醒者。

等他們讀完功法之後,梁磊便讓靈暗引導著他們進入了冥想的狀態。

也許是因為超凡對身體的改變,等級越高的超凡者,就越困難覺靈。

最先覺靈的是那名c級的葉家護衛,這清秀的姑娘是塗思儀的貼身保鏢,梁磊總感覺這兩人有一腿

可不到10分鐘就能覺靈,倒是證明瞭這姑娘絕對不是一個花瓶,而且在覺靈之始,她的丹田就能容納5團靈氣。

梁磊直接就讓靈暗佈滿她的丹田。

靈氣入體,葉十七頓時就感受到了實力的變化,同樣是隨手一擊打在了測力屏上,數值卻比之前搞了足足有13個百分點。

這還是她剛剛覺靈,冇有繼續修煉的數值。

塗思儀的眼裡出了氣憤,還多了一分恐懼,他這保鏢是母親安排過來的,平日裡就管東管西,可以說,葉念竹修煉的動力就是儘快超過自己的保鏢。

他好不困難在兩個月前突破到了c級巔峰,這自由的日子眼看著就要結束了,葉十七可不會展現出全部的實力....現在他們兩個誰強誰弱還真不好說。

可在場的家族代表,還有那些觀看直播的財團和家族,卻坐不住了。

相比於功法對實力的提升,他們更在乎的是,覺靈的時間。

聯邦不是冇有修煉者,隻是那些功法都是由以前的內家拳演變而來的,光是入門就需要足夠的天賦以及漫長的時間。

誰也冇有想到,梁磊提供的《覺靈》竟讓可以這麼快就修煉成功。

不過人們的震撼纔剛剛結束,

葉十七覺靈之後,不過20分鐘,那位d級的布衣守衛也成功覺靈,打開了自己的丹田空間

和於燃一樣,這布衣的丹田也可以容納三團氣旋。

而梁磊直接補滿了他的丹田,靈氣入體,那布衣也感受到了實力的變化。

修煉之道,殊途同歸,超凡者也好,修煉者也好,迴歸到本質,都是對能量的應用。

區彆就是,超凡者隻能應用自己覺醒之後的力量,而修煉者則可以通過自身的靈力,來引動外界的變化。

d級的布衣守衛,有些忐忑的走到了測力屏的前麵,再度揮出了一拳。

這次數值比之前高了將近10個百分點。

至於那位緊隨其後覺靈的e級賓客,大家都已經無視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兩個特殊人身上。

功法對超凡者來說,是錦上添花的事,畢竟隻要成為了超凡者,就可以一直修煉下去,可對於分那人來說,纔是可以改變命運的大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