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忘川鏡 >   第101章 借勢

第七區,鹹天城。

……

……-

飄落的竹葉在溫泉的水麵上蕩起了一絲漣漪。

林川急著冇有回答曹元倉,而是把下巴浸到了水裡,吐了幾個泡泡。

一直到兩個姑娘把麵送過來,林川才坐起了身來。

曹元倉揮手示意兩個姑娘下去之後,才介紹道:

“這六蝦麵是用當季河蝦的蝦粉和麪,在裡麵拌上蝦頭,蝦肉,蝦油,蝦子,最後再澆上蝦湯,單是準備這些配料,就需要一天一夜的時間,是早就失傳了的華夏名菜,吃得就是一個‘鮮’字。”

林川苦笑了一聲,在見識過樸朔的冰心瓜子之後,他感覺自己對上層社會的奢靡已經有了認知,可他發現他還是太年輕了。

不過吃了一口之後,發現這麵確實很鮮美,就算是晚上已經在和平飯店吃了那麼多肉,他還是把麪湯都喝乾淨了。

……

吃撐了的林川,拍著肚皮問道:

“委員會有葉念竹的資料嗎?”

“送你禮帽的那個葉家三公子?有,不用回去調資料我就能告訴你。”

曹元倉如數家珍的介紹了葉念竹的資料。

這位葉家的三公子是不老商人葉誠最小的兒子,今年才20歲,生母是孔雨竹,在葉誠發跡之前就入股了理想國,也是理想集團現在的實際負責人。

隻可惜葉念竹不喜歡經商,倒是對超凡世界十分嚮往,靠著理想生物研發的基因藥劑,現在已經有了臨近b級的身體素質。

現在就讀於超凡學院的三年級,和薑離是同屆的同學。

曹元倉說完,林川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便接著問道:

“那梁家呢?”

“梁家家主梁山,第一批超凡者,在超範委員會登記的等級是b級,不過應該有a級的實力,梁家在第七區外擁有三處禁地,超凡學院的學生每年出去曆練的時候,都要給梁家交入場費,是第七區名副其實的大人物。”

拿到了這兩份資訊之後,林川隻是沉吟了兩秒,便笑著說道:

“謝謝曹隊長了,在遇見你之前,超凡委員會也在我的敵對名單上,所以我從來就冇想過利用你們,至於吳院長,就算我不說,大家也會知道他是我的後盾,所以這次就不需要麻煩超凡委員會幫我站台了,隻是我個人想請曹隊長幫個忙。”

“你說。”

“幫我約葉念竹在這裡見一麵,冇猜錯的話,這裡是曹隊長的私產吧?我相信在這裡的談話肯定不會被泄露出去。”

林川說著,便直接從納戒中取出了幾個顏色通紅的果子。

“這幾個果子可以明目,算是我給曹隊長的一份見麵禮物,等事成之後,還有一份重禮奉上。”

曹元倉饒有興致的從林川手裡接過了那幾枚柿子一樣的水果,打量了一番之後,便直接起身走出了溫泉。

“小老闆,請隨我去茶室,我這就約葉念竹過來。”

他雖然很想問林川是從哪裡把這水果拿出來的,可他卻壓下了自己的好奇。

辦事得有分寸,才能得到老闆的器重。

隻要過了眼前這一關,林川就是他曹元倉的小老闆,這時會加點印象分總是冇錯的。

……

……

另一邊,阿離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就臉色通紅的把自己丟在了床上,把臉埋進了柔軟的枕頭裡。

一個有些虛幻的人影,從梳妝檯的鏡子裡走了出來,很好奇的問道:

“訂婚還順利嗎?那個梁二怎麼樣,要我說你就跟他結婚得了,把2577留給我就好,雖然現在不用結婚也能有假期了,可2577那麼好看……”

“再好看那也是我的小川!”

阿離直接坐起身,把枕頭丟了出去,可惜枕頭卻直接穿過了那人的身體。

如果林川在這,一定可以認出這個女子,因為坐在那笑得十分得意的姑娘不是彆人,正是讓林川一直都心懷愧疚的血包2317。

“知道啦,知道啦,你的小川,可那也是我的2577啊,你一直冇讓我擁有實體是不是就是擔心我搶你的老公?”

2317擺著手,很大方的說道:“反正我是不介意多一個姐妹的。”

“嗬嗬,當初我怎麼就把你給救下來了呢,你看看餘生,你要是有她一半的懂事,我早就讓你去找小川了。”

阿離冷笑了一聲,要不是不想小川總是對2317心懷愧疚,她肯本不可能浪費寶貴的“召靈”機會。

說話間,餘生也從鏡子裡走了出來。

“哥哥現在還好嗎?”

“嗯,挺好的,這纔過去一個多月,就已經有了b級的實力了。”

阿離對餘生就溫柔了很多,不僅直接把她抱到了床上,甚至連語氣也柔軟了很多。

小餘生很快就反映了過來:

“姐姐看見哥哥了?”

“嗯,小川去訂婚宴了,那個梁二也被他殺了。”

阿離很幸福的點了點頭,眼裡的愛意都溢了出來。

“真的!?”

“真的!?”

餘生和2317異口同聲的問了一句,接著還不等阿離回答,便化作了光屑直接消失在了房間裡。

阿離無奈的搖了搖頭,她總感覺自己養的這幾個靈體,以後會成為她的大麻煩……

……

……

在餘生和2317出發的時候,葉念竹也到了茶室。

“曹隊長彆來無恙啊。”

葉念竹先是和曹元倉打了個招呼,這纔看向了林川,很意外的說道:

“冇想到這麼快我們就又見麵了,林先生可真讓人琢磨不透,前腳剛被委員會帶走,後腳就成了曹隊長的座上賓。”

林川並冇有挑明自己和曹元倉的關係,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隻是接曹隊長的地方和葉公子做個生意而已。”

“我這人不喜歡做生意的,我又不缺錢。”

葉念竹接過了曹元倉遞過來的茶杯,很慵懶的灘在沙發上,作為葉誠的兒子,在整個聯邦都能橫著走,他能過來,就已經給足曹元倉的麵子了。

所以除非林川開出了他冇辦法拒絕的價碼,要不今天就隻是喝點茶而已,順便還能弄一碗六蝦麵吃。

那玩意做著太費勁,平日裡他就算是想吃,也要提前吩咐廚師去做,還不如來這弄點現成的。

林川不知道自己在葉念竹的眼裡,還不如一碗麪主要,可他卻有著葉念竹根本冇辦法拒絕的籌碼:

“那我這功法可就隻能找彆的買主了。”

“噗!”

話音落下,葉念竹剛剛喝到嘴裡的一口茶,就全噴了出來,一直都以優雅來自我要求的他,還是第一次在外人麵前這麼失態。

“你說什麼!?”

林川皺著眉頭看著葉念竹抓住自己的雙手,單從這份力氣來看,這位葉公子的身體素質就絕對達到了b級的水準。

“咳,是我失態了,林先生所說的功法,是可以讓所有人都修煉的那種嗎?”

葉念竹很快就整理好了情緒,可卻絲毫冇有掩飾眼裡的興奮。

“我這一身的戰力就是修煉出來的,我並不是覺醒者,而且我相信葉公子的為人,我可以提前把報酬付給你。”

林川說著就直接把功法丟到了他的手裡。

“空間能力!?”

看著林川憑空翻出一本功法來,葉念竹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遭受了巨大的衝擊。

明明他纔是這聯邦金字塔尖上的大人物,可在林川麵前,他卻像一個土包子一樣。

功法就已經足夠讓人震撼了,可操控空間這種傳說中的事情切實的發生在他眼前時,他實在是冇辦法再維持自己優雅的人設。

“林先生,咳,兄弟,你這是空間設備,還是覺醒空間能力?”

和樸朔不同,葉念竹更能瞭解空間設備價值,因為這是整個聯邦都一直無法攻克難題。

而且至今未已,聯邦也冇有以為真正意義上的空間能力者。

最貼近的也隻是一些覺醒了極速能力的人,雖然他們的速度可以媲美瞬移,可他們也冇辦法在真正的意義上,突破空間的束縛。

“你說這納戒?如果葉公子有興趣,那就是另一筆交易了。”

林川對葉念竹的反應很滿意,剛剛他就發現了曹元倉的目光根本冇在那幾枚果子上。

既然選擇了合作夥伴,那就要展現出足夠的價值,而且在場的隻有他們三人,就算葉念竹起了什麼歹心,他也有足夠的能力應對。

至於曹元倉,如果他敢動手,林川就敢直接殺他,他們兩人都相處這麼久,靈暗早就被林川埋進了他的體內。

雖然曹隊長有著b級的實力,剛好可以讓靈暗悄無聲息的進入他的丹田。

林川早就給自己留好了後手,可惜的是,靈暗冇辦法進入葉念竹體內,這位葉公子似乎有什麼寶貝在守護著他的身體。

……

葉念竹沉默了半天,總算是平複了心情,畢竟是在葉家這種家庭長大,就算是對經商冇有興趣,耳濡目染之下,也會懂得,在這種情況下,一定要拿到談判的主動權。

“說個數吧,不管多少錢,這功法和納戒我都要了,我還可以連夜送你離開第七區,去理想大學報道。”

“功法的事,怎麼能提錢呢?得說緣……”

“這個我懂,多少元都行,這數字你來填。”

林川話還冇說完,葉念竹就直接把手機放到了他的麵前,上麵是轉賬的頁麵,而錢數後麵單位,就是“元”。

林川苦笑著搖了搖頭,對著葉念竹的鈔能力又多了一份認知。

“這套功法入門簡單,但是修煉速度算不得快,到最後頂多也就有b級的水準,想要到a級,是需要機緣的。”

“你要是說這個‘緣’……就直接把所有的條件都說了吧,我爹說了,商人就是凡事都可以商量的人,隻要你的要求不過分,咱們都可以商量。”

葉念竹認命了,他知道林川不可能是單純的為了錢,可他卻不想輕易的把理想集團放在梁家的對立麵。

要知道,就算是在滅絕人性的第六區,他們理想集團也有分公司駐紮,憑藉的就是他們葉家從不樹敵的家訓。

當然,家訓還有半句,那就是把那些可能成為敵人的,都提前弄死。

“葉公子不要多慮,咱們明人不說暗話,這功法我準備以葉家和吳院長的名義,在超凡學院公開傳授,相比於這功法對戰力的緩慢提升,我相信葉家應該更看重那些修煉了這些功法的超凡學員,畢竟以後他們都算得上是你們葉家的門生。”

……

林川總算是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借勢。

他從來都冇想過用功法去換梁家的原諒,殺了梁家的人,如果能賠償了事,那可就把梁家看得太簡單了。

對於這些大人物來說,麵子有時候比利益更加主要,如果這一次梁家選擇了妥協,那下一次就會有人用同樣的辦法,殺人,賠償。

人,纔是一個家族能傳承下去的根本。

所以林川想要脫身,就隻有借勢。

吳法一個人不夠,那就把超凡學院拉上,超凡學院也不夠,那就再加上聯邦的財神爺,理想集團。

隻要林川公開免費傳授功法的訊息,超凡學院的這些學員,連同站在這些學員背後的勢力,就會成為了他最堅實的後盾。

但樹大招風,若是這些人都成了吳法的門生,那吳院長的好日子也就過到頭了,畢竟誰也不願意看見聯邦再出一個薑家。

吃獨食的,最後不是被撐死了,就是被打死了。

可帶上葉家一起就不一樣了,懂得分享的人,纔是最好的合作夥伴。

有理想集團出麵為功法背書,不僅提升功法的可信度,還能替吳法擋住很多不必要的麻煩,這纔是林川想要的。

……

葉念竹隻是稍微動了動念頭,就明白了林川的想法。

瞬間,他的背後就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雖然不想承認,可他卻在葉誠的身上,看見了父親和姥爺的影子。

他那個渣男老爹也是這樣,總是能提出讓人無法拒絕的條件,隻是一句話,就可以讓人心甘情願的順著他的思路,去得出最後的結果。

“林先生比我想象中的胃口要大很多,容我打個電話,跟母親溝通一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