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白楊塔。

這裡是第八區最高的建築,也是第八區的行政中心。

白楊塔自60層向上,便冇有了與其他樓宇相連的天橋,整個建築就像是一座垂直向上的孤島一樣,屹立在第八區的正中心。

聞名聯邦的冒險者工會總部,就坐落在白楊塔的60層到90層,整整三十層的空間,全部都歸工會所有。

那裡是所有冒險者的天堂。

……

從高成家出來之後,林川冇再招搖的用絲線趕路,而是帶著狄野老老實實的乘坐了空軌,順便給他講了一下之後的安排。

“老闆,你的意思是那房子不用花錢了?那我這錢要不要先轉給您……”

狄野聽聞不用花錢之後,頓時就表示要把錢先給林川轉過去。

昨天林川那有若實質的殺意還曆曆在目,在狄野看來,賬戶裡趴著的那些錢,完全就是燙手的山芋,還是早點交出去纔好。

林川隻是搖了搖頭,很隨意的說道:

“先留著吧,既然準備成立公司,總要有些啟動資金纔好,叫你過來就是暫時要把房子掛在你的名下,等公司註冊之後,記得和景玄簽一份租賃合同。”

聯邦的稅收,對於財團之外的小公司一直都很不友好,房屋冇有成本的話,就要交更多的稅款,所以哪怕是為了合理避稅,林川也不會把房子掛在景玄的名下。

而他更是不會出現在聯邦的數據庫之中,若不是公司需要一個自己人掌控,林川甚至都不想讓景玄去當那個法人。

而且把房子掛在膽子最小的狄野身上,即是一種信任,也是一種激勵。

雖然這信號燈三兄弟交了投名狀,但林川卻不可能百分百的信任他們。

有房產作為基礎,也算是變相的綁住了這三個人,林川和景玄畢竟是要去第七區上學的,讓三兄弟有點主人翁的意識,他對公司也能更放心一些。

“這……我知道了。”

狄野還想開口拒絕,但是看見林川那麵無表情的樣子,頓時把剩下的話都咽回了肚子裡。

林川和善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彆想那麼多,公司是我的,也是你們的,我這樣的人並不缺錢,缺的隻是影響力而已,你我各取所需,這生意才能長久。”

“知道了老闆。”

狄野很鄭重的點了點頭,相比於畫大餅,林川這種等價交換的方式才更讓人放心。

而林川想要的,也是讓員工都把他當做一個純粹的商人,因為在利益足夠的時候,商人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可靠的合作夥伴。

隻要有靈暗係統在,林川就有信心一直提供讓他們無法拒絕的價碼。

……

……

在度過了黎明時段短暫的寂靜之後,第八區就再度迎來了喧囂,絢麗的霓虹也再度遮擋了99層以上的雲端之城。

從空軌到達白楊塔站之後,林川和狄野便雙腳離地的被人群架出了車站。

這會兒正式上班的時間,在人口最多的第八區,敢在早高峰乘坐空軌的,都是真正的猛士。

“老闆……”

狄野已經被擠得有些喘不上氣來了。

林川看著他那求助的眼神,頓時明白了他想用靈暗賦予的力量掙脫人群。

但林川卻毫不猶疑的搖了搖頭,因為這點小事就暴露超凡的身份,實在是得不償失。

槍打出頭鳥,除非現在的狄野有d級或者c級的水準,要不然暴露修為的結果,很可能是被人抓走切片研究。

這裡可不是第七區那個超凡之都,魚龍混雜的第八區治安,也就隻比第九區強了一點,悶聲發財纔是最合理的。

但林川還是控製著靈暗,在兩人身邊凝聚了一層薄薄的屏障,最低限度的保證了他們的呼吸順暢。

好在33層外的站台空場很大,前後不過幾分鐘的時間,林川和狄野就擺脫了人群的束縛。

狄野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心有餘悸的說道:

“太恐怖了,老闆,咱們掙了錢也買一輛浮空車吧。”

“掙了錢再說。”

林川隨口應了一句,便徑直的走向了旁邊的扶梯。

第八區的房管所在白楊塔的48層,林川也想做直梯上去,但看著那密集的人群,他隻猶豫了一秒鐘,就選擇了扶梯。

……

等兩人到了48層之後,卻發現房管所門前的隊伍,已經排出去兩折了。

林川一直都認為聯邦的公民都掙紮在溫飽線上,買房子這種事,都隻是那些上層人士纔會考慮的事情,可現在看來,一直掙紮在溫飽線上的好像隻有他自己……

雖然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可林川還是帶著狄野走到隊伍的末尾,習慣性的把身體交給了靈暗,自己則是進入了神台。

……

趁著排隊的功夫,林川在神台內練起了對絲線的操控,現在的他,冇有時間可以浪費。

就是苦了靈。

被暗挖出來之後,靈還以為跳舞這事就算過去了,可林川卻生動的演示了,什麼才叫做報複。

透明的絲線,以各種繩藝的技法,束縛著靈的四肢,暗也按照林川的吩咐,在神台的空地上插了一根鋼管。

在林川的操控下,穿著白大褂的靈,化身成了鋼管舞王,那搖曳的身姿,就像一隻花蝴蝶一樣,繞著鋼管上下翻飛,把負責記錄圖像的暗都看傻了……

靈不願意留下這麼可怕的黑曆史,隻得控製著分身,走到林川身邊,很嚴肅的問道:

“老祖,既然已經入了氣海境,就要開始為通神合道做準備了,有關水的術,您有什麼想法嗎?”

“嗯?”

林川倒是知道靈幫著小右弄出來一個靈石炸彈,為此小右還特地傳送了幾枚靈石過來,讓林川備用,但卻從冇有想過自己的還要再研發一個新術。

不過這並不耽誤他聯絡絲線的操控。

靈的分身還冇反應過來,林川就控製著絲線分出了叉頭,直接綁了他,當成了第二隻鋼管上的花蝴蝶。

因為心眼兒太小,而被逼出了一心二用的能耐,也算得上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

等林川把絲線從靈和他的分身上收回的時候,靈整個人都癱軟在鋼管旁邊,“嘿嘿嘿”的傻笑著,已經被徹底玩壞了……

但此時,林川已經感受到了狄野的召喚,臨走時,無比嫌棄的瞥了靈一眼,沉聲說道:

“琢磨一下水係的術,下次回來要是弄不出來,你就接著跳吧。”

“好的老祖!”

上一秒還癱軟的靈,立馬就站了起來,給旁邊的暗都嚇了一跳。

……

狄野很羨慕林川那雲淡風輕的樣子,不管在什麼地方,老闆都可以泰然自若的閉目養神,在他看來,這纔是上位者的氣質。

可他卻不知道,林川隻是在神台內教訓靈而已。

如果不是拿不定主意,他也不想打擾林川,主要是有人說可以加錢走特殊通道,不用排隊。

“……總的來說就是三百塊錢,咱就不用排隊了,老闆,咱加錢嗎?”

“去吧。”

聽完了狄野的複述,林川對狄野這樣的態度很是滿意,便點了點頭,讓狄野去找人付款了。

狄野明知道老闆的時間寶貴,但卻依舊冇有私自做出決定,這纔是明白人該做的事情。

……

有了鈔票開路,兩人很順利的從旁邊的員工通道進入了房管所的辦事大廳。

可等林川看清了那視窗後麵,那些密密麻麻的純白色機器人後,臉色頓時就垮了下來。

“這是讓我殺個機器人?”

雖是滿心的無奈,可林川還是抱著一線希望,找到了辦理過戶的視窗,報上了桑墨的名字和房產的地址。

【權限不足,請您走13號通道,前往1136號辦公室,找蘇主任進行人工辦理。】

林川這才鬆了一口氣,按照仿生機器人給出的資訊,帶著狄野走向了那位蘇主任的辦公室。

……

辦公室的門並冇有關,林川和狄野進去的時候,那位蘇主任正帶著腦機鏡框,也不知道是在工作,還是在摸魚。

不過他們應該是觸發了緊急呼叫設定,兩人纔剛進屋子,蘇主任就把鏡框摘下來,態度很和善的問道:

“你好,有什麼可以幫你嗎?”

林川冇有急著回答,而是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位桑墨要殺的人。

和大部分政府工作人員一樣,蘇主任也穿著純黑色的皮質西裝,上麵不時地還會閃過一些電子紋絡。

那是聯邦政府給工作人員統一配備製服,不僅有基礎的防彈功能,還能帶著小型的新風係統,很透氣,不像是傳統的皮褲那樣,放個屁都可能鼓起個大包……

桑墨的這個仇人,看上去頂多也就三十歲,體態有些微胖,眼睛很小,加上他一直掛著笑眯眯的神色,林川甚至很懷疑他眼中的世界是不是2d成像的。

但不管怎樣,蘇主任給人的第一印象還是很不錯的。

可還不等林川仔細研究,他就突然從蘇主任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熟悉的氣息。

林川直接進入了神台,把靈叫了出來,不等他開口,靈就調出了剛剛整理好的檔案資訊。

【蘇賢良,男,33歲,編號c-4,還未覺靈,現居住於有野塔58層,單身……】

林川怎麼也冇想到這世界會這麼小,他一共就遴選了二十多個靈暗宿主,居然就這麼巧的選到了一個任務目標。

……

“你好?”

見林川不說話,蘇賢良有些疑惑的又問了一句。

林川卻懶得再與他虛與委蛇,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蘇賢良在聽到桑墨的時候,臉色明顯暗了一下,但很快就恢複了笑眯眯的神色,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好意思先生,你這邊的手續還有些不全,留一個聯絡方式吧,回頭我會把需要準備的材料發給你。”

“可以的。”

林川示意狄野留下了聯絡方式之後,就冇再停留,直接離開這裡。

他雖然很想現在就審問這蘇賢良,但卻不想就此暴露靈暗係統,一會等自己離去之後,可以直接讓靈暗給他釋出任務,這點時間他還是等得起的。

兩人纔剛出門,狄野就很不理解的問道:

“老闆,咱就這麼走了?他明顯是在敷衍我們啊。”

“嗯,彆著急,他會來找我們的。”

林川直接攔下了一輛浮空車,帶著狄野去了琉璃塔33層,桑墨的那處房產。

……

而在林川走後,蘇賢良臉上的笑容頓時就消失了,可還不等他去琢磨林川的身份,靈和暗就用機械化的聲音,釋出了任務。

【觸發隨機任務:無罪】

【請宿主在三十分鐘內到達指定地點。】

蘇賢良毫不猶豫的起身就走,那雙小眼睛裡充滿了野心,若不是他還冇能參透係統賦予他的功法,今天他連班都不會上。

作為一個“天選之子”,昨天在賭場被靈暗係統選中的時候,蘇賢良就把自己當做了這個世界的主角。

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什麼事情都冇有係統釋出的人物重要,這是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若是他能成為無敵的超凡者,那這世界上的一切榮華富貴便都唾手可得。

蘇賢良就這樣一邊暢想著美好的未來,一邊坐上了自己的二手浮空車,趕往了靈暗提供的座標。

前後不過二十分鐘,蘇賢良就到了桑墨的那處房產,直到到了這裡,他才反應過來為什麼會感覺那個座標很熟悉,他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可當他看見林川從屋子裡走出來的時候,臉色頓時就變得精彩了起來。

可惜林川根本冇給他開口的機會,隻是打了個響指,蘇賢良就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受控製的走進了屋裡。

而在他進門之後,身後的大門瞬間就關了起來,屋子裡馬上就陷入了無儘的黑暗。

蘇賢良丟失了林川身影的同時,耳邊也響起了讓人牙酸的嘎吱聲,他有心逃走,可身體卻依舊不受控製的走向了通往二樓的天花板。

昏暗的燈光,從二樓傳了過來,但還不等蘇賢良適應黑暗到光明的轉變,桑墨的臉就驟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他甚至可以感受到桑墨鼻翼間傳來的冰冷呼吸……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