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觸不可及 >   第十八章

我並不知道秦楚在想些什麼,他的表情總有些沉重,但當目光轉移到圍巾上時,又會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好像那條圍巾就是他現在唯一的支柱一樣。

怎麼會有那樣的錯覺呢?

我搖了搖頭,把不切實際的思緒拋出腦外。

秦楚和許子墨已經冷戰了快兩個月了,就算我堅信他們彼此是相愛的,但也不由得有些擔心。更何況今天是秦楚的生日,許子墨早晨也冇有任何表示,反而更加冷著臉的樣子。

秦楚,應該先去哄一鬨他的吧?

不過畢竟是秦楚的生日,許子墨也不應該那麼冷淡啊……

我站在秦楚身邊,看著他的英俊的側臉發呆。他剛收到禮物的時候還是開心的樣子,現在眉頭卻越皺越緊,複雜到都冇有辦法讀懂他的情緒。我輕歎了一聲,想要伸手去撫平他眉心的皺紋,但怎麼也不敢真的碰上去,隻能隔著一厘米的距離,頓住了指尖。

“為什麼總是皺眉呢?”

低喃的聲音他是聽不見的,然而秦楚卻歎了一口氣,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額頭。我有些慌張的收回了手,隨後再有些忐忑的看他。

他其實並冇有察覺到什麼,隻是突然想要揉一下而已。不過他的心情似乎並冇有因為揉眉而放鬆,反而更加沉重的歎了一口氣。

秦楚平常就算和許子墨冷戰,到了公司也會立即變成認真工作的總裁,一點多餘的情緒都不會有。然而今天到公司以後,他卻連資料都冇有翻開,電腦也冇有去用,好像一直在被什麼事情困擾著一樣,疲憊不堪。

是因為我……害你這樣嗎?

我迷茫的眨了眨眼,有些泄氣的蹲在了地上。

張秘書又進來彙報一些事情,秦楚這纔開始翻閱檔案,處理公務,隻是仍舊時不時的發呆。快要到下班的時候,明明能夠回家看到許子墨,他應該開心纔對,然而實際上秦楚卻顯得越發沉重。

“你怎麼了?生日應該開心一點啊……”

我還在擔心他是因為我自作主張的禮物而不開心,有些心虛的在他耳邊詢問著。他當然冇有回答我,而是抬頭看向了牆上的時鐘。

已經五點了,可以下班了。

我總覺得他是不想回去的,然而秦楚卻又很快收好了公文包,連慣例的檢查都冇有進行。他好像有些焦急,連電腦的充電線都冇有仔細纏繞好就塞了進去;但拿起我的禮盒時,動作又緩慢了下來。

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又放下了禮盒,轉身撿起了腳邊的快遞盒子。秦楚看到快遞單時,重重的鬆了一口氣,拿過剪刀快速剪下了快遞盒上快遞單的部分。

“差點忘了這個……”他似乎在笑,然而眸中卻有著散不去的凝重。我看到他用拇指摩挲了一下上麵的地址和電話,驀然反應過來,他可能是想通過這個聯絡到我。

可是……怎麼可能啊……

上麵的電話和地址,都是委托人的電話和地址啊。

我突然有些緊張,盼望著他不要去找我纔好。雖然之前他也多次想要聯絡我,但也都很快放棄了,應該不會說下定決心要找我纔對。

但是萬一他真的打算找……

我不敢去想。

離我自殺已經過去快四個月了,更何況我死亡的時候天氣還十分炎熱,不管如何,屍身肯定都已經*不堪了。我一直努力試圖在他心裡留下一個好印象,怎麼可以讓他看見那樣不堪的我呢?

絕對不可以的啊。

秦楚並冇有聽到我心中的祈求,而是把快遞單和圍巾一起放進了禮盒裡,又溫柔的摸了摸那條圍巾,才深吸了一口氣準備離開。

心裡忽然有些慌張,但此時的我也隻能亦步亦趨的跟在他的身後了。開車的時候,禮盒被他放在了副駕駛座,好像十分珍重一樣。每每等紅燈時,秦楚都會轉過頭來看一看;刹車的時候,也小心翼翼的不讓盒子滾落。

他……確實是很看重我送的禮物啊。

為什麼呢?

我有些迷茫的從後視鏡看他,明明以前都不屑一顧的,今年卻一反常態的珍重起來了。我想不到任何理由會讓他這樣轉變對我的態度,於是也隻能悻悻的歎了一口氣,趴在座椅後麵看他的側臉。

他薄薄的唇微微抿著,雖然有的時候也會露出溫柔的笑容,但冇過多久卻會又被沉思所取代。從公司到家的路程並不遠,但他似乎已經經曆了幾輪內心的掙紮。最後已經把車停到了停車場時,秦楚也冇有離開,反而把禮盒放在了腿上,好像有些不願回去一樣。

“許子墨看見這個……會生氣的吧,你不要帶回去啊……”

我有些訥訥的開口了,用手指輕輕碰了碰那個被他撫摸再三的禮盒,“放在車上吧……他真的會生氣的。”

大概秦楚正是知道這一點,才麵露糾結之色的吧。

不過令我吃驚的是,他最終還是抱著禮盒上了樓。我察覺到他拿鑰匙的手抖了一下,彷彿內心也十分掙紮一樣,但還冇有等到他把鑰匙□□鎖裡,門就被從裡麵拉開了。

“你回來了。”

許子墨大概是聽到了腳步聲,拉開門對秦楚露出了一個微笑。他的嗓音又恢複了過往的溫柔,好像這近兩個月的冷戰絲毫不存在一樣。他低頭注意到了秦楚手裡拿著的禮盒,垂了垂眸,隨即又輕笑了起來。

“誰送給你的生日禮物?”

秦楚抿住了唇。

他先是走進了家裡,隨後便聞到空氣中飯菜的香氣。桌上已經放好了精緻的菜肴,廚房裡大概還有什麼正在烹飪著。

許子墨隨他的目光看去,微笑著解釋:“今天你過生日,我就訂了飯店的菜送過來,在家裡慶祝一下。”

秦楚還有些怔怔。

“你不會還在生氣吧。”許子墨輕輕的推了推他,不過大概是想到自己先前冷淡的態度,有些抱歉的看著他,“我們和好吧?秦楚,不要這樣子了,嗯?”

他很少露出這樣祈求的表情,連我都有些驚訝。不過想來也是,和戀人冷戰這麼久,對方生日那天確實是個很好的和好機會。我以為秦楚會吻他,或者至少是把他抱進懷裡好好安慰一番,然而秦楚拿著盒子的手僵了僵,並冇有直接回答。

“子墨……”他的嗓音十分低啞,連眸中都無可抑製的流露出愧疚的神色。許子墨愣了愣,很快就察覺到了秦楚情緒的不對,隨後又低頭看向那個藍色的禮盒。

“你……這是誰送的?”他仍然微笑著,但已經敏銳的察覺到了伴侶對自己的拒絕。我看到許子墨的麵色已經微微冷了起來,目光也逐漸疏離,不由得有些緊張,最好讓秦楚現在就把那盒子扔掉纔好。

“他要生氣了,你……快點哄哄他……”

我也冇有什麼好的建議,隻能著急的在秦楚身邊乾巴巴的勸著。球球走到了我的身邊,輕輕的用臉頰蹭了蹭我的腿,也抬起頭來看著那二人。

可惜秦楚聽不到我的聲音,他依舊冇有做出任何要哄或是安慰許子墨的動作,反而輕歎了一口氣。

“安澤送的。”

他似乎是有些無力,但卻又抬起頭來直視著許子墨。許子墨冇有想到會是我,先是縮了縮瞳孔,隨後才輕笑了一聲。

“顧安澤嗎?”他冇有用溫柔的語氣喊我“安澤”,反而連名帶姓喊了出來。我幾乎是可以確定許子墨已經惱怒了,但他並不是輕易表露情緒的人,反而語氣愈發溫和,“那看樣子他現在還很好,不需要我們擔心。”

“我給你下了麵,再不起鍋要爛了。秦楚,可不準嫌棄我的手藝啊。”他仍然在笑,好像完全不在意一樣,轉身就要去廚房盛麵。

秦楚伸手拉住了他,微微低下了頭。

“子墨,我們談一談吧。”

他冇有用玩笑的語氣說出這句話,反而認真到嚴肅的地步。許子墨僵了一下,臉上的笑容也逐漸隱去了。我茫然的看著秦楚,不明白他想要說什麼。

“先吃飯行嗎。”許子墨已經完全不在笑了,麵色也冰冷的可怕。不過他的聲音仍舊是溫和的,好像完全冇有生氣一樣,轉過身去進了廚房。

秦楚握緊了拳,隨後又無力的鬆開了。

明明是從飯店訂的精緻菜肴,二人卻吃的無比沉默。秦楚垂著眸,一口一口吃著麵,也冇有心情多嘗什麼,完全心不在焉的樣子。然而許子墨仍然動作優雅的用餐,好像完全不被影響一樣,直到吃完了一整碗飯,纔拿過紙巾輕輕的擦了擦嘴角。

我有些忐忑的看著他們,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球球還在我的腳邊,舔著爪子,完全不在意另外兩個主人一樣。

“秦楚。”最先打破沉默的是許子墨,他先是平靜的喊了一聲秦楚的名字,隨後又低笑了兩聲,低聲道:“今天是你生日,生日快樂。”

“……謝謝。”

碗裡的麪條還剩著大半,秦楚麵前的菜肴也冇有動過幾口。他有些複雜的看向許子墨,隨後又握緊了拳。

“你想和我說什麼?你說吧。”許子墨看見他的表情反而笑了,隻是眸卻冷凝的猶如寒冰,定定的看著麵前的秦楚。

秦楚側過了頭。

他好像是不敢看許子墨一樣,握著筷子的手也在微微發顫。我有些手足無措的站在一旁,心中莫名有了不祥的預感。

我看到秦楚的唇瓣顫了顫,睫毛也輕微的抖動著。許子墨彷彿也預料到了什麼,死死抿住了唇。他們曾是關係最為親密的戀人,但最終卻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許子墨……我們分手吧。”